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一位行走的诗人槟郎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槟郎



加入时间: 2007/11/06
文章: 1658
来自: 南京

文章时间: 2021-12-13 周一, 下午8:48    标题: 一位行走的诗人槟郎 引用回复

一位行走的诗人槟郎

作者:夏冰

 我和诗人李槟相识于方山脚下。方山坐落于南京晓庄学院西侧,是一座富有人文情怀、宗教气息的平顶山,也是南京著名的“死火山”,灌木丛生,观宇林立。登凌方山,既可眺望晓庄校园美景,诗人李槟传道授业身影历历在目。今年夏天,我考入南京晓庄学院文学院,在方山脚下展开了新的学习生涯。初闻李槟老师,是从学兄学姐口中,他们口中的“槟郎”既亲切又博学,身上有着一股文人骚客的儒雅气息,这很快让我对他产生了好奇,终在开学初抢到了“槟郎”开设的旅游文学课程。

旅游与文学宛如一颗并蒂莲花,一根枝干开出两朵交相辉映的花朵。旅游文学的本质是指在旅游的过程之中游客根据对自然或人文景观的见闻创作的文学艺术,通俗地来说就是用文字记录旅游过程中见闻、感悟,常见记录的有山河大川、风俗人文、历史名迹、生活风貌等等。旅游文学历史悠远,自古以来多受文人墨客青睐,其创作种类众多,涵盖诗词、曲作、散文、小说,甚至楹联、神话、碑文等。

旅游文学是文学范畴的一大宗,其中旅游诗歌占据了旅游文学的半壁江山。我国旅游诗歌源远流长、佳作良多,有赞美山河的山水诗,有歌颂农家恬静的田园诗,有刻绘漠漠塞北的边塞诗,更有多少文人登临古迹抒发感叹的怀古诗。不少著名的旅游诗歌使山河名胜、奇观古迹更加名声在外,真乃文以景传,景以文显。

“槟郎”老师作为资深旅游爱好者、南京当地小有名气的诗人,由他任教旅游文学这门课程无疑是非常合适的。有学生评价他:理论与实践并重,旅游与诗歌相融。说心里话,李槟老师,在文学院一众老师当中,属于豁达洒脱、风格独具的一位“人物”。当时他已经是文学院的资深老师,对鲁迅、李昂、徐速等文学大牛都有很深厚的研究,在文学院的老师、同学里口碑极佳。当看到他五万余字的诗稿以及频繁的出稿速度,我颇感好奇,觉得他已经小有名气了,何必再以诗坛学者出发,再多吃一番苦头,要知道大多文学创作者进行创作都难如李白“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大笔一挥,就是半个盛唐”,每一篇佳作诞生的背后都离不开贾岛式的“推敲、琢磨”。后来我才渐渐明白了他对诗歌创作的追求,他笔耕不缀的背后蕴含着他对中国当代诗歌的狂热痴迷,在游历祖国山河大川的过程中,不仅获得了开阔的视野,而且真正形成了自己对旅游诗歌独特的创作风格。我们坐在他的课堂是一种享受,因为“槟郎”已经不再是一位纯粹的“教书匠”,他从诗人的视域带领我们徜徉旅游文学的海洋,而非从读者的角度给学生传道授业,这两者所带来的感受绝非毫厘之差,可以说为我打开了一扇学习文学的新大门。

“槟郎”给我们上课总喜欢给我们介绍他游历的见闻和他当时创作的旅游诗歌,令我印象最深的还是《美人洞怪影》游览汤山安基山脉美人洞,诗中生动地将怪影比作古代女子地剪影,宛如东方维纳斯,下身着汉家裙,令人心生向往之情,油然而生一探究竟之冲动,我想诗歌的魅力大抵如此,品读“槟郎”的《美人洞怪影》,毕竟描述出美人洞地神秘美学色彩,还勾起了读者内心地向往探索之情。

有一次,李槟老师上课时给我们展现他旅游时的摄影作品,只见电脑界面摄影文件夹满满当当,不同地点的照片分门别类归纳到不同文件夹,连摄影作品都按游览顺序编号排好,有条不紊、一目了然。我忍不住咂舌,想想自己凌乱的笔记与照片,只有惭愧的份了。他的诗稿电脑中也有电子备份,排版美观,清爽整洁,随意打开一个电子稿件,右下角字符数清晰写着五万余字,更别谈他有好几个类似的稿件。我想,这一点就足以看出他对旅游诗歌的喜爱与狂热,正是他对旅游文学的深厚造诣和积累,才让他在旅游诗歌领域硕果累累、名声在外,由此我还给“槟郎”取了一个雅号——“诗狂人”。

除旅游文学这门课程以外,李槟老师的鲁迅文学在院内同样有名,我在选课时未能成功选到,因此倍感遗憾。不过我总有自己的小办法,疫情期间,我委托同学告知鲁迅文学该门课的网络课程号,悄悄潜入网络课堂“偷师”。李槟老师对于青年鲁迅颇有研究,他在课堂上深入剖析青年鲁迅对时代思潮的反思,他条缕清晰析、简单扼要地将鲁迅对清末时代思潮的批评概括为“反复古、破恶声、掊物质和排众数”三个方面,透彻且深入,凸显了李槟老师极为敏锐、精准的洞察能力。李槟老师地诗歌创作也深受鲁迅文学创作的影响,他诗歌创作中,不乏针对时事热点的抨击和批判,如《祥林嫂死了》一诗,他振聋发聩的呐喊道“我读鲁迅的书,品味人间的寒戾。人性的丑陋,礼教的吃人本质,绝不放下手中之笔”,细细品读这篇诗歌,李槟老师以笔为刀,刺向世俗的丑陋,他绝不担心在和世俗丑恶的战斗中头破血流,命运自会为他的满腔热血一份丰厚的答礼。

 于我而言,李槟老师是良师益友,他既是老师,也是我的偶像。他早期潜心研究学问,沉淀自身,为后来转做诗歌从创作提供了扎实的积累。无论是他渊博的学识,还是他对诗歌创作的持之以恒,都是可称作做文学之人的典范,是我打心底所崇拜的。对于每一位初探文学的学生而言,鲁迅都是座大山,所以李槟老师关于鲁迅研究的每一篇文章,我都拿来学习,精准论断和独特的观点是他做研究的一贯特色,我还特别欣赏他身上具备其他研究型学者所没有的浪漫美质。在现代文学领域深耕细作,对于我们初入文学领域的学生十分有价值和意义,为我们在修行的道路上点燃了一盏明灯。

近年来,李槟老师变成了我们的“槟郎”,槟郎醉心于山水之间,他创建“汤山雅集群”,成为南京一家户外运动的群主和领队,常常假期带领数十上百人的队伍徒步山野之间。他戏称“我的学术论文,现在停滞不前了”,但是他的学术造诣绝不是能按论文的产出量衡量的。我们常私下议论“槟郎在人世谋生,只是在为老天爷採诗”,他喜欢在游历山河大川的过程中广交各路神仙,他醉心于旅游诗歌的创作,在旅游诗歌领域创作的《北上灵山行》《拜谒文天祥诗碑》《深山的洞天》《穿越南北象山》等诗,我们都如雷贯耳,其文笔之老辣,笔力之遒劲,用典之自如都让人感叹不已。李槟老师完成了从学者到诗人的身份转换,他的浪漫与严谨在治学与写诗中巧妙融合,他将书中的精深智慧与游历的见闻感悟都融入到创作之中。

他的两重人生,让他对人生起伏和社会百态有着深刻的认识。槟郎在《乡下的风景》中如是说,“小时候的乡下,有着真正的风景”、“后来进入都市,街道的拥挤,汽车的吵闹。到处灰尘漫飞,夜晚看不清星空”,他说怀念的是乡村景色,是家乡的邻里街坊,也是幼时无忧无虑的自己。但他又在《情人潭的传说》中说到“我憎恨故乡,我逃到外省,我将不会落叶归根。故乡的情人潭,我心中的圣洁之地”,其中内心情感的强烈矛盾之情与对故乡的爱恨交织共同塑造了槟郎浪漫忧郁的诗人形象,实在很难将这细腻又忧郁的语言文字的作者其与一个戴红帽的小老头联想起来。

有槟郎这样老师,实乃我人生一大幸事。作为中国现代主义诗歌的爱好者,自初入文学院以来,我也写了几首歪诗,如《秋恹恹》《云空之恋》《在这光怪陆离的夜》等,但都是闭门造车,又因评价反响差强人意,几度放弃诗歌创作。曾将所作小诗给李槟老师点评,他对诗歌的语言流畅程度和情感的充盈给予了肯定,又针对性的提出了技巧上的修改意见,并嘱咐我在立意的深刻性上下苦功。在李槟老师的身上,我学会了很多,诗歌创作钝学累功,李槟老师渊博的学识与开阔的游历视野共同促成了他在诗歌领域的成就,这些都绝非一蹴而就之事。

李槟老师的学识与才华,我只学到了皮毛,在李槟老师身后学习的这段时光,让踌躇的我我在诗歌创作变得笃定,我相信循着槟郎的足迹在文学领域彳亍,定能做到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与之比肩同游。命运使然,我与槟郎相遇,在往后的日子,我想我不会遗忘在方山脚下,与槟榔在晓庄校园散步的岁月。

2021-12-11
_________________
真人生、真性情、真文学!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