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金陵城的游吟者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槟郎



加入时间: 2007/11/06
文章: 1658
来自: 南京

文章时间: 2021-12-16 周四, 下午2:03    标题: 金陵城的游吟者 引用回复

金陵城的游吟者

作者:顾毓雯

我见过一位诗人,一个奇怪的人,大抵多年后,我也忘不了这样一个灵魂。

大二,有幸转专业到文学院,才知道槟郎,槟郎何许人也?说他是一位满腹才情的诗人,倒不如称他为“金陵城的游吟者”。

他是我比较诗歌课的老师,原名李槟,笔名槟郎,浪漫而优雅。他衣着简朴却也不至于寒酸,他不像历史长河中的那些文人,摩挲着泛黄的文集长唉短叹,每每见他,不禁用”意气风发”一词来形容,他博学多识,虽然头发在岁月的蹉跎下已稀疏,却有着一派青年才俊的不凡气度。谦谦君子,在三尺讲台旁讲述着自己的吟游历程,传道授业解惑。

“我爱写诗,我要写一辈子诗。”他戴着他那副棕色边框的眼镜,神采飞扬,眼角的细微皱纹盖不住他眼里透出的光,那是对文学的热爱,是满腔的豪情,像极了漫漫长空里的一颗明星,在每一个寂寥的夜晚,熠熠生辉,洗尽阴霾。槟郎每次上课都会夹着一个公文包,里头大抵是他刚写的诗。开始上课时,他总爱自谦的说“首先呢,我来抛砖引玉”,不禁佩服他的风骨与格局,将自己的千百首诗歌比喻成“砖”,可见槟郎骨子里的谦逊和低调,这不仅是一名教师的优秀素养,更是一种豁达开朗的人生态度。槟郎很久以前就开始作诗,有自己的博客,记录了自己游历各个名胜古迹后的有感而发,有时慷慨激昂地批判世道的无情不公;有时抒发爱国情怀忧国忧民;有时为偶然做的一场大梦唏嘘感慨;有时感动于山林之美畅想远方......

何为新诗?现代的新诗少有穿越时空的经典诗,因为现在的诗尽以事说事,不管歌颂还是发牢骚,不管是爱恨还是情仇,都是写出表象,触不到事物的精髓, 而槟郎的诗,却能穿透文字,深入表象,剖析古往今来的风花雪月。我爱槟郎的诗,他的诗作中,主体往往是一个孤独、冷峻而又激愤昂扬的时代觉醒者,或者忧郁沉静、悲天悯人的社会批判者形象,无论是《商国的奴隶》还是《沾人血的馒头》,都是一个正视苦难,清醒地为人民呐喊的先驱者。这让我想到了那个”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以笔为刀的文人--鲁迅,我觉得槟郎先生就有这样的风骨,甘于平凡、爱憎分明,极具民族气节。“我读鲁迅的书,品味人间的寒戾,人性的丑恶,礼教的吃人本质,绝不放下手中之笔。”这是槟郎在《祥林嫂死了》的结尾所写,这短短几句文字,勾勒出他对世态炎凉的悲愤,对鲁迅这样敢于呐喊的先驱者的崇敬,也流露出他热忱的爱国爱民之心,愿像鲁迅一般以质朴而不柔弱、犀利而有张弛的文字为民族灵魂呐喊。

槟郎无意做文豪,偶有所作,每臻直击人心。他常常会笑着调侃自己的诗无人问津,笑着面对课堂上心不在焉的同学们,笑着介绍分析自己的诗作,若是我,想必这“笑”该是“苦笑”了吧。可槟郎不然,我看见他眼里喷涌的激情,我听见他昂扬的嗓音,讲述着他走过的路、见过的人、笔下的人生……偶有提问环节,槟郎总是眼含笑意道:“我一问,你们又不知道了。”我心疼这笑意背后的失落,可叹少有人能懂槟郎,想必他也想遇得一知音,奈何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槟郎的气质,那是一种历经生活的风雨后,或旷达,或苦闷的味道,我们读他的诗,就仿佛轻嗅一块古木,淡淡却又醇厚,他把复杂的情感凝练,再凝练,篇幅短小却振聋发聩。他写,“他和她辞别人间,在天国相会。多少年以后,生命只有一次,肉身已经死亡。肉身已经化灰,而灵魂永生。多少年以后,在天国重聚,只有爱而没有欲。此生红尘里,骑竹马弄青梅,邻里从小无嫌猜。放牛放鹅打秧草,看瓜棚里看牛女星。乡村一枝花,移植到城里,两种户口有贫贱。爹娘嫌贫爱富,她殉情未遂。从此恨城市,恨官员恨富人,把国家当监狱。他成了隐士,耕读山林一辈子。一辈子一晃而过,生命只有一次。而灵魂永生,天国没有城乡差别,没有贵贱对立。多少年以后,一代人都已化灰。他与她天国重逢,从此再不分开,此生只是恶梦。”这首诗名为《多少年以后》,诗读起来很简单,但诗句内外的隐喻一点都不简单。贫富与阶级,古今往来,多少文人墨客为之愤慨、为之束缚,槟郎具有布衣情怀,他憎恶权贵,有的人含着金汤匙出生,有的人出生就注定成为草芥者,富有,从来不是原罪,而贫穷与之相对,形成了阶级,天壤之别,该把这一切归咎于谁?槟郎在诗中讲述了一对青梅竹马的爱情故事,多年的情意因为一朝贫富,被家人反对,现实的枷锁让一对爱人不得白头,悲剧收场似乎是冥冥之中注定的结局,他们只有逃离,逃离这权贵的俗世,相逢天国。字里行间透着槟郎的无奈、愤慨,厌这俗世,厌这人生难得两全。沉思,我还读到了槟郎的希冀,多少年以后,我反复咀嚼这五个字,他大抵也希望,穿越时间的洪流,世人心怀山川湖海,超然贫富之外。

“每一只船总要有一个码头,每一只雀儿总有一个巢。”一个人,终究是要有一个归宿,落叶归根,你我归谁?最爱槟郎的这首诗《我死后的归宿》,反复读来,爱不释手。“现世是三维空间,加上一维时间,这样的四维空间,有生必有死。”诗歌开篇便是槟郎对生死的咏叹,对现世的透悟,我敬佩先生的超然。“人死不是全死,是灵魂肉体分离。灵魂去了天国;肉体变成僵尸,按政策火化成灰。”槟郎总说人死后,魂归天国,他独具个性地称自己信奉的是“老天爷派”,他是下凡的采诗官,“我回归荣耀的上天,我的诗歌不为人,为老天爷而写,鄙视世俗的诗坛。”多么洒脱豁达的人生态度,不为谁而作的诗歌,好似大雁南飞北归,又如一枚落叶,在天地间随风徜徉。“槟郎死后的归宿,从两个方面讲。肉体化灰后,遗嘱撒入长江,漂泊东面的海洋。而我的灵魂呢?我是天上诗神下凡还要回归天庭。在老天爷的身边,戴着诗殿的桂冠。”槟郎在课上曾和我们讲到他死后的归宿:洒入长江,飘入大海。这是如何的凄美浪漫,想来这就是一位诗人的风骨,桑田碧海须臾改,唯存一魄邀明月、畅江海。”有人以为我写诗,是为了名利。可是我没拿过稿费无酬地发网上,自己倒贴上网费。名呢?是有的,天下谁人不识君?槟郎的美名天下传。但我无所谓,天神岂在乎俗名。”是啊,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往往皆为利往,而在槟郎看来,利就是那颗在浮躁社会中依然坚守不移、不为名利折腰的初心,这是槟郎人生价值的定位亦或是方向。他的处世态度教会了我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里,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安闲,这一份安闲,不仅是一种选择,一种风度,更是一种处事的智慧,槟郎便是有着这样大智慧的人。

我愿用槟郎在《暗夜的期待》中的一言送给自己,也送给世人。“人生如长夜,人生如在逆旅。我们的归宿如白天,那里才是真正的家,灵魂不在漂泊。”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崭新的时代,背负的责任也从小我,逐步晋升成为一个家庭的希望,社会的方向,也更是祖国的未来。像槟郎所说的,人生是长夜、逆旅,何以为家?“家”和“冢”,一个是活着的归宿,一个是死后的归处,人生天地间,槟郎教会我,所谓“淡泊名利”,所谓“高洁傲岸”,最终回归于选择安适,这安适,不一定是在行动上有所作为,更是应该从心出发,由心改变,正所谓“吾心安处是吾乡”。

金陵城的游吟者,老天爷的采诗官,都是你,槟郎,在这物欲横流的时代,你捧着一颗心走下去,在安适之地培养自己内心的种子,而不是被”墨漆“般的偏见圈住脚步,当墨散去,唯有初心不被辜负,即使踏入深渊低谷,你也做着不染淤泥的塘中一梦。

我提笔,为这采诗官写诗:

这是一支枯藤

在世纪的寒风中摇曳

我仰望他的姿态

他沉默着

挣出几片新叶

世人不解风情

咂舌鄙夷轻笑连连

枯藤怎媲美万千娇艳

他沉默着

汲取雨露自我供养

小桃红开了败败了开

枯藤却一直挺立

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

他沉默着

笑看闹剧厚积薄发

初冬了

枯藤向我诉说他的归宿

漂江入海

世人也许不曾记得

但新叶不败

我是他的桃李

2021.12.14
_________________
真人生、真性情、真文学!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