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走进槟郎诗歌世界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槟郎



加入时间: 2007/11/06
文章: 1658
来自: 南京

文章时间: 2021-12-17 周五, 下午10:09    标题: 走进槟郎诗歌世界 引用回复

走进槟郎诗歌世界
作者:杨月

这个学期,我有幸选到了槟郎先生的新诗赏析课。在这个最适合学诗的、也是最迷茫的年纪里,能跟着槟郎先生在诗歌的海洋里遨游,实属一大幸事。槟郎是李槟老师的笔名,郎是“男子”的意思,李槟老师以此为笔名真是再恰当不过了。初见槟郎,夹着公文包的他正低头走进教室,脸上有了些岁月的痕迹,但是他那副眼镜后面的双眼闪烁着敏锐而智慧的光芒,让我不禁好奇这会是一位怎样的老师,又会是一位怎样的诗人。在槟郎的诗歌赏析课上,我大致了解了这位在当今社会已经罕见的真正的诗人有着怎样的风骨与才华。
想要走进槟郎的诗歌世界,还得要从槟郎的身世背景说起。对每一位诗人和其诗歌的理解都离不开他的背景、遭遇,因为这些是他们写作的思想之源和不竭动力。我对于槟郎经历的了解其实大部分来自于他在课堂上的讲述:巢湖师专毕业后在小学教书,后来遇上了“文革”,被抓入狱,又当了狱警,出狱后考上了南京大学的研究生。不得不说,这样的经历在我们这代青年人看来真是曲折不已,我为槟郎在狱中的那几年而惋惜,也为他后来一举考上研究生而敬佩不已。课后,出于好奇心,我便去槟郎的博客上看他的文章和诗歌,果然不出我所料,槟郎就是一个充满才情的现代诗人。槟郎把他写的诗纳入了一个叫《槟郎诗歌年集》的册子里,里面有几千首槟郎原创的诗歌。当我浏览着这些诗歌时,我真的被深深地震撼了——原来真的会有人在如今这个浮躁的社会里沉下心来,每天坚持写一首诗,积少成多,形成这般丰硕的成果。
槟郎的诗歌题材涉及的范围非常广,但总体来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以抒发情感为主,另一类则是以表达观点为主。下面我就选取给我印象较深的几首诗歌做简要地赏析与品评。
在抒发情感类的诗歌里,《泡泡糖》一诗给我留下了较深的印象,这是我读槟郎的第一首诗,也是他在博客上发表的第一首现代诗作品。诗中的语句很是灵动,颇有灵气,如“一粒石子撞在脚上,石子痛的窜出老远”一句,诗人把自己的痛转移到了石头身上,这不仅体现出诗人与自然之间那种充满童趣的情感互动,更体现出诗人情感转移和共情的强大能力。“我呼吸正常,树枝跳着土部落的舞,古老的你说上帝创造了一切”,这一句便将现实和历史联系在了一起,诗人在放松的状态下脑海中仍想着那些书上的哲思、大自然的隐语。最后诗人“捋着花白的胡子继续走”,而“泡泡糖在嘴角开着花朵”,便是达到了天人合一、物我合一的状态。由于没有注释,我只好根据我自己的理解去看槟郎的这首小诗,但光是其语言之灵动轻快,意境之优美就不禁让我的嘴角扬起了微笑。
《回味腊八节》一诗也是槟郎诗歌中我尤为喜爱的一首,诗歌写于腊八节,诗人看着身边一派温馨愉悦的场景,不禁写下这首同样温暖的新年祝辞。开头便写出了一股浓浓的、酝酿已久的年味:“熬了一夜的浓香,在黎明飘散,浓浓的年味便扑面而来”,一句话就把“年味”一词形象地展现出来——它是人们期待已久的、在黎明时刻就悄然而至的一种中国人特有的情愫。接下来便写一碗腊八粥带来的美好与感动:献祭祖先、神佑家园、馈赠亲友、憧憬来年……点式的叙写仿佛是一幅年画里的每一笔,把腊八粥和腊八节所带来的气氛渲染到位。“刚送走跨年夜的撞钟声,信众又团聚在施粥场;还吸引了老外,笨拙地使筷,洋泾浜地赞扬。”这一句真是点睛之笔呀!外国人也被国人喝粥、撞钟的热闹劲儿感染了,纷纷一起来加入喝粥的队伍。此时,腊八节不再只是中国人的民俗节日了,全人类或许都在过着自己的“腊八节”,沾沾腊八的喜气。槟郎的思想格局从一首简简单单的叙写腊八节的诗歌中便可以看出来,他做关心的不仅是自己的欢欣,不止是街坊邻居的走街串巷,还有海外的人、异乡的游子,以及在中国的外国人,是全人类。
槟郎去过很多地方,诗人总是爱读万卷书的同时不忘走万里路。但槟郎走了那么多地方,最怀念的还是自己的故乡;槟郎写了那么多作品,最爱写的也还是自己的故乡。关于故乡,他写了《故乡的小麦》、《故乡的土坟》、《故乡的梨花树林》、《故乡的山里红》等等,在众多回忆故乡的诗歌中,《故乡的山里红》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诗歌从介绍“山里红”这种食物开始,再到写作者小时候采摘“山里红”、把“山里红”当零食吃的经历,充满童趣又回忆满满。诗人将他对故土的怀念之情投射在一颗颗小小的“山里红”上,期间还回忆起邻家小妹喜欢跟着“我”的情节,这些点点滴滴的情思都烙印在诗人的心头,因为正如槟郎所说,“小红果如红玛瑙,点缀在我的童年。”
除了情感的快意表达之外,槟郎近年来的诗歌都有偏向于批判现实的意味。《脱北者的故事》中,诗人表达了对朝鲜脱北者的理解和怜悯,思考祖国的怀抱到底是真相还是圈套。他在诗中说,“祖国我爱您,但又必须逃离您”,两种动机看似矛盾,实际上是表达了对某些国家迫害人民的不满之情。脱北者怎会不爱自己的祖国?他们之所以想逃脱国家,还不是因为国家灾难深重,无所作为?槟郎对脱北者的境况深入了解之后,认为他们不必被遣返,脱北者是自由的人,他们有权前往自己心中想去的国度。“柏林墙已经倒塌,三八线电网重重,匈牙利开放边界。”槟郎在诗的最后用这三个例子再加以证明观点,诗歌严谨又富有文采。
还有一首《鹦鹉的传说》也是槟郎一首颇具讽刺意味的诗歌。诗中介绍了两种鹦鹉:一种是山林中的野鹦鹉,另一种是后来经过人类驯化的家鹦鹉。诗人想象这两种鹦鹉经过一番你死我活的斗争之后,家鹦鹉从此在鹦鹉界称霸,野鹦鹉只能隐居山林。从这其中我们便可略知,槟郎想要讽刺的是那些在人类帮助下幸运地成为了“鹦鹉界霸主”的家鹦鹉。家鹦鹉的形象不难想到对应的是那些借助权贵的力量走向人生巅峰的人们,而野鹦鹉就是奋斗了一生也没能出人头地的平凡人,他们只是靠着自己的力量努力生活着。诗人最后为野鹦鹉们发声:“野鹦鹉灭种了吗?仍在森林里活着,只是不为人知。他们自己劳动收获,自由地唱歌。”槟郎的大爱是无声的,它像夜晚森林里的火把,悄无声息地照亮着别人。槟郎自身就是一个“野鹦鹉式”的人,他崇尚纯净的心灵、努力向上的精神,而不是像家鹦鹉那样借力而上。而自给自足,早在远古时期就是劳动人民们身上所具有的宝贵品质,是传承还是创新,诗人也给读者留下了一个选择题。
如果说对于槟郎是哪些诗人的结合体的话,那么我想应该是鲁迅和李白——槟郎既有着鲁迅那样的锐利的理性,又有着李白那样浪漫情怀的放漾。当然,在槟郎的前期作品中更多表现出的是李白式的浪漫情感的宣泄,直到了后来,更多敏锐的洞察给槟郎带来了鲁迅式的思考、批判和讽刺,也让他的诗达到了纯臻之境。
在我看来,槟郎是这个时代的诗坛里的一颗星,他寂寞无声又难掩光芒。有人说他的诗过于通俗易懂,像打油诗;却也有人评价槟郎的诗需要耐心去咀嚼,其中深意难解。而槟郎自己对于自己的诗歌早已是表明了态度的,在《我不感兴趣》一诗的结尾中,槟郎写道:“我就是槟郎,喜欢写打油诗,喜欢放浪山林。”如此真性情的诗人对自己诗歌的看法也是如此浪漫、自由,这更让我对他的诗歌的欣赏多了一份出于自由的向往。而槟郎对自己的评价诗“很呆、很傻”的,在我看来,槟郎完全不是呆傻之辈,他的才气在于诗歌创作,在于它坚持不懈的精神,而这种才华是难以被诗人发现并承认的。
在槟郎新诗赏析课的引领下,我自愿地想读槟郎更多的诗歌,关注他更多的动态;听槟郎讲解五四新诗也是一种享受,它让我重新燃起了创作诗歌的欲望。走进槟郎的诗歌世界,我愿把槟郎称为我最爱的现代诗人,不仅是因为他的自由,还因为他的厚重。
2021-12
_________________
真人生、真性情、真文学!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