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孤独又浪漫的槟郎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槟郎



加入时间: 2007/11/06
文章: 1658
来自: 南京

文章时间: 2021-12-30 周四, 上午7:52    标题: 孤独又浪漫的槟郎 引用回复

孤独又浪漫的槟郎

作者:刘星

如果上天指一条通往浪漫的方向,我想那里一定站着槟郎。“平平无名”的诗人李槟,在方山脚下驻足欣赏,时光由此恣意漫长。世间风光无限,美好一眼万年,老天爷的采诗官槟郎先生,在历史痕迹沉甸甸的南京城,将所见融于心尖,寄情于笔,或抒情,或写理,最后将他的浪漫,洒遍南京的每个角落。何其有幸成为他的学生,才得以窥见他的浪漫的万分之一。

河坊竞立,灯船萧鼓,弱柳扶风,桃花红渡口。在“楫摇秦代水,枝带晋时风"的桃叶渡,槟郎带我们看了王献之和爱妾桃叶的情意绵绵,讲述了一个景点的“前世今生”。在这里,他写下了诗篇《执手桃叶渡》,“桃叶渡的传奇,我们的恋爱作续篇”是多么浪漫的辞言,“想到王献之的艳情,我们的初次约会。那时桃叶等船,你在栏杆边等我”,在习习晚风中,爱恋跨越时空,续写了千年的浪漫。献之相送,槟郎初约,碧波漾漾,无际无边。我沉浸在槟郎的诗歌里,看着画船往来,秦淮河缓缓,仿佛之间,我也看见了他和夫人的十六年。

“樱树尽花,花如雪”在游人如潮的鸡鸣寺,他这样写道。我去鸡鸣寺时,花已谢,只能看着别人的朋友圈,望着繁花似锦,感叹自己错过了花期,错过了江南的阳春三月。当我看到槟郎的《鸡鸣寺的樱花》,我才知道这个诗人是如此的极具才情和浪漫,“樱树尽花/花如雪/天女巧织的绸缎/锦簇成精致神奇的花朵/大片大片/如白沫的海洋/又如纯白蒸腾的祥云/怎样的美的精灵/怎样的天使对人的馈赠/每每读到这里,我都感觉自己置身花海,拥抱团团锦簇,要怎样的静心观察,要怎样的心中欢喜,要怎样的文采斐然,才写得出如此的绝句!世人来来往往,槟郎静静观望,他置身其中,又超脱出来,他是众生,他又在更高的境界。或许,就像他诗中所说,他是诗神下凡,被老天爷派来红尘历劫,所以才得以窥见众人之见和不能见。

槟郎爱山,爱水,有人称他是山水间的诗人,他在很多地方留下了足迹,在很多山山水水里留下了所感所思。他赞美自然,但赞美之际,槟郎有着自己的思考,或联想过去,或由彼及己,更多的诗里,他抒情写理,给人启发,我想,这才是山水诗的真谛。老师的汤山雅集群,据王羲之等的兰亭雅集而作,里面有很多跟他一样的志同道合的人,他们去采风,去观景,让我们看到了真性情的槟郎。“汤山雅集群/去大山深处户外/助我放浪山林/逃避滚滚红尘/逃避凌人的盛世”也许这就是汤山雅集群存在的意义。老山、伏牛山、聚宝山、赭洛山、栖霞山……槟郎爱山。《见山不是山》里,他满含情意的说“我出远门进城了/上大学和工作/山又成了故乡”山,对于槟郎来说,寄托着思乡的情怀。他总是在不经意中,用深厚的文字功底打动别人,全篇不说一句想,却字字是惦念。

纵得驴友满群,难逃一人孤寂。大概每一个诗人都存在一个只有自己的世界,旁人进去者寥寥无几,自己也不肯出来,辛弃疾也曾说“知我者,二三子”,都道孤独是常态,槟郎亦不能免。槟郎是孤独的,孤独的写诗,孤独的行走。我翻着他的微博,感叹老师才情的同时也在默默的叹气。他写道“谁曾关注他呢/删帖的网管吧/除此还有谁/但他仍坚持写/他只愿写诗了”槟郎说,他只为老天爷写诗,也感谢他笔耕不辍的坚持,我们才能见到众多金陵美景。

披衣起身,躬身桌前的槟郎,倔强地写诗,写诗。他说“我的今生是噩梦,叹此生如此不平”。他看着蒲松龄和吴敬梓“生前巨著无人问,死后万岁名”是不是也想起了自己写诗无数,却没人懂得品评。他说自己“万言不值一杯水”是不是觉得此生知音难觅,孤独的槟郎,像极了怀才不遇圣主,有心难得知己,他走在春夏秋冬里,无人知,泼洒在纸上的情绪,鲜有人懂。孤独最是方山槟郎。他是孤独的,在监狱里,在寺庙中,在这些不寻常之地,悟人生百态。而他最让我钦佩的也是知孤独而不甘孤独,能沉沦却绝不沉沦的气魄!否则怎会有今天三尺讲台的见面,否则能会有两次出家而不得的故事,倘若有一次的不能坚守,偌大的南京城,又将少去多少诗情画意。

我有时候觉得他像陶渊明,是个快活又寂寞的诗人,懂得“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的哲理,游山玩水,也能从中自得其乐。像欧阳修,是“醉能同其乐,醒能述以文”的大家,但是看到他在乌江李白像前的合影,又想起了他在课堂上的微叹,不禁想起了晚年的李白说“悲来不吟还不笑,天下无人知我心”,想罢他们“无人知我”的心境大概是一样的吧。我想懂,同时也怕懂,想懂得竹杖芒鞋的槟郎的豁达,懂得他在涧低山巅的豪情万丈,吟一句“我来了,我仰慕”的豪迈之句。又怕懂了他诗歌里的“五十三年如云烟”的孤独与不甘。

族郎是浪漫与孤独的集大成者,他从安徽来到南京,在这片有2300多年历史的士地上,默黑行走,记录它的冬夏与春秋。自古,多少文人墨客在南京这片土地上挥笔吟唱,杜牧一首《泊秦难>流传千古,一句“烟寒水月笼沙” 写尽了秦淮河薄雾朦胧的状态、,李白的《登金陵凤凰台》正是老门西—代的风光,石头城,玄武湖,紫金山……在前人的笔下,我们依然可以领略南京的风景如画,但是在诗人槟郎的笔下,我们更可以看到它现在的风貌,不仅从文字,更可以从视频从照片,从老师的口中,更加深入的去了解这座城市,这些山山水水,人文景致。他总能从身边再平凡不过的事物中发现浪漫,用心勾勒出传奇,一草一木,山川白云,都是他歌咏的对象,他把它们写进文章,定格成永远。他是惠济寺银杏的第四棵,在人间站成永恒。槟郎总是念叨着今生来世,我想,有才的人都是不朽。槟郎是孤独的,虽说是座位上,黑板前,讲台上他一人站立,讲台下弟子三千,相隔一丈,却是远远,我坐在底下,看着他时而慷慨激昂,时而低头沉思,有时看着一处出神,他对一切事物有着自己不同寻常的思考,但值得庆祝的是我们尚能追随他的脚步,从他的诗里,图片里,看到一个与众不同的槟郎,游者槟郎,诗人槟郎。

一字一字,是旅行的脚印,深浅不一;一句一句,是几百年踉跄的路程,弯曲绵长;一页一页,似一碗浓厚的热茶,慢慢品尝,总有那么几句话值得反复回味。槟郎的旅游文学和他的诗,无需用华丽的辞藻来凸显内容的深度,听他娓娓道来,感受那苍凉深邃的历史命运和中华大地深深的依恋。他所到之处拍下的图片,总有无尽的柔情,总有磅礴的气势,总有那份使人身临其境的魅力。槟郎的旅游文学,让人知历史,晓未来,让每一个听故事的人,对他笔下的文字和景点充满了向往。

“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槟郎说,南京是他的第二故乡。南京这座屹立在长江之畔,历经风雨的沧桑古城,它背倚钟山,怀抱大江,十朝都会,人杰地灵,无处不淌流着古今文人墨客的遐想情思,每—土地都写满了历史。跟着槟郎的记述与讲解,这座古都变得不再神秘。

2021-12
_________________
真人生、真性情、真文学!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