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当代采诗官槟郎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槟郎



加入时间: 2007/11/06
文章: 1658
来自: 南京

文章时间: 2022-1-01 周六, 上午7:44    标题: 当代采诗官槟郎 引用回复

当代采诗官槟郎

作者:黄颖

“下凡的采诗官,我回归荣耀的上天。我的诗不为人,为老天爷而写,鄙视世俗的诗坛。”短短几十字,就道出诗人写作的初衷:不为名利,只为保持自己的初心。这位下凡的采诗官,就是我的老师,槟郎。

由于个人比较喜欢旅游,因此在选课时,第一个选的就是旅游文学。曾听同学谈到这位“特别”的老师:他与常人不同,对人、事有自己的看法;用心对待每一节课,把自己的真实经历、体验讲授出来。听过槟郎的课之后,我觉得他是当代的采诗官,他的很多作品都值得我们去细细品味。

赏析作品,就要我们先去了解创作作品的作家。只有在了解作家的生平经历、社会状况、思想、人生境遇之后,我们才能真正走进他的心灵,从简单的文字背后读出他想表达的思想。槟郎老师,何许人也?槟郎乃是方山脚下一介布衣诗人。为何如此说?先生出生安徽巢湖的农村,没有显赫的家世背景。上过两年制的大专师范,当过中小学语文教师。还做过监狱的狱警,任职过基层建筑队管教干部。然而他认为这一生志不在此。便远离家乡,只身前往南京求学读研究生。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成为大学的文学教师,唯情钟于诗与文学。丰富的人生阅历,给了槟郎一双慧眼,他洞察世间百态,体会人间冷暖。他不断提升自己,不为名利,只为坚守自己的本心,过最适合自己的生活。他于山水间寻一方静谧之地、于诗中抒一缕淡泊之情。山水、写诗,于他而言,足矣。

槟郎老师去过很多的地方,有国内有国外。一顶小红帽,一个双肩旅行包,一双旅游鞋,伴随着槟郎,和他一起走过大江南北,领略河光山色。这让我联想到苏轼的《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中一句: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槟郎老师跟诗苏诗中的隐者很像,都有着从容前行、搏击风雨、笑傲人生的乐观豁达心态。他们都有面对人生风风雨雨的我行我素、不畏坎坷的超然情怀。他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写一些诗来抒发自己的感想。槟郎老师的诗,格式灵活自由,不像传统的诗那样对仗工整;语言朴实,不似传统诗歌般华丽;时空跨度很大,多用典故,有时让人捉摸不透。私以为,槟郎老师 创作诗歌的目的不是为了形式,而是为了表达自己的内心感情。那灵活的格式,就象征了他洒脱不羁的性格。他写诗不为名利,只为慰藉那些与他有共同经历的知音罢了。

在旅游文学课堂上,槟郎老师向我们讲解他去过的景点,例如夫子庙桃叶渡、幕府山、江宁方山、陶行知墓、栖霞山、南京爱情隧道、江西庐山等。也有他在韩国当外教时去过的景点,茂朱滑雪场、济州岛等。他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写一些诗来抒发自己的感想。有叙事、有怀古,但主要的还是抒情。在课堂上,槟郎老师主要讲的是他游历南京所写的诗。众所周知,南京是一个充满故事的城市,每一个景点都有特定的历史渊源。为此我想赏析槟郎老师的旅游文学作品。

槟郎老师是痴情的诗人。前有蒋介石宋美龄的“一句梧桐美,种满南京城”的佳话;现有槟郎与夫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坚贞爱情。

南京,是一座浪漫的城市。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墨客这里找到灵魂伴侣。桃叶渡王献之和他的爱妾桃叶的爱情故事经久传唱,槟郎也在金陵城遇到了他的一生所爱,在这里与他的妻子相识、相爱、相伴。他在《执手桃叶渡》里这样写道:“不觉间又来到这里,夫子庙一角的二人桃园。桃叶渡口的美少女啊,执子之手已有十六年。”简单坦诚却又格外浪漫。十几余载,见证了时代的变迁、看尽了人间的悲欢离合,在匆匆流逝的时光中,唯有槟郎与夫人的爱情不变。他用文字把爱情美好的记忆保存下来供日后细细回味。这份对待的爱情的忠贞之心,不知令多少人羡慕。

在《情系音乐台》中写道:“著名的音乐台景区,充满太多的美好回忆:曾与恋人看电影,曾与友人听音乐会······初识的女友在这里成为恋人,而今已是老妻;朋友风流云散,忘不去同游这里的欢趣。音乐台啊,南京钟山的一角,我心中的圣地。”不禁让我联想这样的画面:女子依偎在男子肩上,他们共坐在石阶之上,欣赏着醉人的风景,沉迷于爱情的甜蜜,时而群鸽飞向他们,男子轻握恋人的手,共喂鸽子、、、、、、这样浪漫的场面,槟郎和夫人也应该有过吧。让我印象深刻之处为:“初识的女友在这里,成为恋人,而今已是老妻。”简短几句,让我深刻领会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真正含义。

槟郎老师是有坚贞品格的诗人。丰富的经历,让他看透世间的一切。他纵情山水之间,放浪于形骸之外,于天地自然之间,寻一方心灵慰藉之地。就如老子所说:知世故而不世故,历圆滑而弥天真。槟郎老师堪称人间清醒。

槟郎写道:“我逃离呛浊的尘世,在清幽中陶醉。”坎坷的经历,让他看透世间百态,因此他寄情山水,从自然中找到生命的慰藉。现实的一些不如意,并为压垮他拥抱生命的热情。浮华人世,功名利禄,于他来说,皆是浮云。他只想保持内心的静谧,做一个逍遥的采诗官,做一个人生的智者。在《我死后的归宿》中写道:“有生必有死,灵魂包裹于肉体。人死不是全死,是灵魂与肉体的分离。”这就反应了槟郎老师对生死的坦然。相较于肉体,他更注重灵魂的纯净,品节的高尚。一些人,即使肉体不复存在,但精神永存,流芳百世;一些人,即使有肉体,但灵魂早已消失。就如臧克所说:“有的人活着 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 他还活着。”槟郎追求的是前者。因而他接着写道:“而我的灵魂呢?我是上天诗神下凡,还要回归天庭。下凡的采诗官,我回归荣耀的上天。我的诗歌不为人,为老天爷而写,鄙视世俗的诗坛。”这体现了他的人生追求。写诗,不为名,不为利。只为坚守自己的本心,保持灵魂的纯洁。罗曼罗兰曾说:“真正的勇士,无非是看清生活的本质之后依旧热爱生活。”槟郎看清生活的本质,用写诗的方式,表达自己的追求。他是一位勇士。

此外,槟郎老师带给我们的是一种正确面对生活的力量。他总是以洒脱从容修身,用赤子之心来面对生活。用文字让浮躁的心趋于平静,救赎将被物质冲散的思想,让精深的诗中融入价值观,让绚丽多彩的生活拥有了形态。他就像个现代的隐士,终身以布衣为傲。生活离不开尘世,精神却放浪在形骸之外,厌弃功名富贵。他深知,滚滚红尘里,功利计较、明争暗斗危害多。唯有山林之中,才可得片刻隐逸之静。

正如他在《布衣之怒》写道:“我以布衣为傲,十年后果然是布衣。”以及《居士情怀》里:“功利在身边翻滚,情欲在身上坠落。色相即空,随缘任运。”这些都表明他布衣居士的情怀,不为世俗名利拘泥,以诗为志,与诗为友,生活亦诗,山水亦诗。

槟郎也是一位爱国诗人。

两年的外教生活,让槟郎老师体验韩国的风土人情,感受到异乡师生的热情。通过《师生春游韩国茂朱滑雪场》《济州岛记游》等散文,让我感受了异国的人文风情。联欢会上,师生相互表白,让 我看到了浓浓的师生情。这在国内几乎是没有的,好不令人羡慕。虽然国外的生活丰富有趣,但这并不能阻挡槟郎老师对祖国、对亲人的思念之情。在《济州岛记游》里写道:“祖国,我什么时候能再回到你的怀抱呢?爱妻呀,我多想回国与你快快相见!”《我终于回国了》里写道:“我说我会回国去,那里有我的妻儿,有李姓的列祖列宗。难忘的唯一的出国,出国后更爱国,从此再不像出国。”这里,让我看到了一个重情重义、爱国的槟郎。于他而言异国再好,也不及祖国亲切。舒适安逸的异国生活,并不能满足他情感的需要。身为炎黄子孙,他知道自己的根在中国。“禄口机场机降,回到祖国的怀抱”落地的那一刻,他结束了外教之旅,如蓬草般漂浮不定的生活终于画上了句号。的确,出国后更爱国,这也道出了每一个深处异国他乡游子的心声。槟郎老师,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当代爱国诗人。

当代采诗官槟郎,是一个痴情、爱国、纯粹的诗人。他的形象是多面立体的,同时,他的诗也蕴含人生哲理,给人以审美和精神的享受。旅游与诗歌是相通相融的。诗意的生活体验是槟郎老师创作旅游文学作品所必备的一种美感和品质,它能衬托作品的精神内涵和独特个性。槟郎老师通过行走中诗性的表达,让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思完美结合,展现身心同游、物景共融的诗情画意。

大学期间能上槟郎老师的旅游文学课,着实有幸。

2021-12
_________________
真人生、真性情、真文学!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