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论槟郎的旅游诗歌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槟郎



加入时间: 2007/11/06
文章: 1707
来自: 南京

文章时间: 2022-1-04 周二, 上午6:19    标题: 论槟郎的旅游诗歌 引用回复

论槟郎的旅游诗歌

作者:梁思缘

我们祖国地域宽广,山川秀丽,媚俗风情各异,有大量的自然景观和任务呢景观。几千年来,在这块文化底蕴丰厚的广袤国土上,产生了大量的旅游文学作品。在这些作品中,作家们写景 抒情 言志,既描写了祖国河山的魅力景色,有表达了对人生的思考也重重生活体验。阅读这些作品,不但可以激发爱国旗杆,激发对中国土地的无限热爱而且可以提高自己的文化修养。

李滨老师,是我旅游文学课的授课老师。一位行走的诗人,因何说他是“行走的诗人”呢?他几乎每天都会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去周边游玩,在游玩的过程中寓情于景,感触颇深写下了不少诗歌作品,其中不乏观点独特,字字珠玑的好诗篇。他对文学,诗歌和旅游有着狂热的爱好。曾有学生评价他:理论与实践并重,旅游与诗歌相融。在我看来,李槟老师来上这门课,再合适不过,我虽不了解他,但我知道他常常在我们学习群中发布自己旅游所到之处的照片,在自己的微博上也常常发布自己旅游的周边风景及所见所感,几乎每到一个地方,槟郎便会作一首诗。可见他对旅游与诗歌之热爱。

槟郎是他的笔名,谐音“槟榔”,我大概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个名字,槟郎就像“槟榔”一样,懂他的人对他的诗会“上瘾”,而不懂他的人,因为他对政治和当下生活的不同看法而抨击他为“反动者”,就像一部分人都说槟榔会致癌,却不知道他有活血化瘀,醒酒,除积食的作用。但槟郎不同他们计较,他的灵魂是高尚的,纯洁的,不屈的,不屑与世人为伍的,槟郎在《我死后的归宿》一诗中写到:“槟郎死后的归宿,从两个方面讲。肉体化灰后,遗嘱撒入长江,漂泊东面的海洋。”槟郎写诗不为名利,只为散发自己的热量,他将自己比作天神,死后的肉体归大地,入长江,漂向大海。可见他对中华大地山川河流的热爱。读到这儿,我想到,曾在新诗赏析一课上槟郎提出自己是“人间的采诗官”,他将在人间的事做完,便会自己离开。不难看出,槟郎为人十分潇洒脱俗,他已不属于他自己,他将自己全身心的投入诗歌。他,是文学院的风流才子,所谓逸群之才,便是形容槟郎这样的人了。应该在每位莘莘学子的生命中,都遇到过这样的老师,我很庆幸,在大学里能遇到像槟郎这样有如此才学的老师,他看事的观点独特,与“凡夫俗子”不同。我印象最深的还是他那篇《访鬼子桥墩》,槟郎去到了凤凰山铁矿,看了矿山,参观了生活办公区,但最吸引他的却是鬼子桥墩,来到鬼子桥墩,他仿佛置身当时的情况,他写到:“一代东瀛青年,富士山雪与樱花,不远千里来到中国。在南京建桥开矿,洒下青春的汗水。”他仿佛是看到当时的日本青年站在矿山劳动的样子,这段被他写得栩栩如生,我仿佛也置身其中,看到不远万里来到中国的日本青年,在中国土地上挥洒自己的汗水。这一刻,并没有把他们当作侵略者,而是远离家乡的青年,来到中国的土地上。

无论是网课,还是线下上课,槟郎时常在课上给我们展示他去过的地方,我十分羡慕,要是没有疫情,要是我能自由,我也想像鸟一样飞到山林里,草原上。现在被困学校的我,还好认识了槟郎,看着他拍的照片,读着他的诗,我仿佛身临其境,我的思绪也也仿佛飘去了远方,我去到了槟郎家乡的情人潭,山上的野亭,故乡的小屋……我虽没去过这些地方,但仿佛身临其境。槟郎的诗太过引人入胜,我的思绪也不禁飘入了诗里,看到了当时的景色,了解了当时的故事。

槟郎写诗不为名不为利,单纯是对诗歌的一腔赤诚之心。我并不认为槟郎的诗跟“顾城,海子”这些“巨匠”的诗比差。如此真心爱诗歌,写诗,并且文化造诣这么高的人,却仍籍籍无名,我不禁感到惋惜,我惋惜槟郎的怀才不遇,也惋惜世人无法看到槟郎的诗作,希望以后像我一样幸运的人越来越多,都能拜读槟郎的佳作。槟郎作诗无数,内容包罗万象,风格别具一格,思想深邃蕴藉。在我记忆中,极有意思的是槟郎的《深山的洞天》,他记录了他同一行伙伴去到户外远足,在大山里发现一个洞,发现里面别有洞天,这里的人仿佛还生活在民国,挂着蓝天红日旗,自48年战后就逃到了这里,不知道外面如今是怎样的天地,槟郎诗中去到的像是桃花源记里陶渊明去到的那个世外桃源一样,这里的人没有那么多现代人的压力,描写得十分生动有趣,看完后我不仅心动,在当下如此快节奏的生活中,我也想找一个如此的世外桃源,我也想去这样一个深山的洞天看一看。虽说我们都知道现实生活中不会有这样的地方,但槟郎的诗仍旧给了我希望,这是一个寄托了我所有美好向往与美好愿望的地方。槟郎通过对这“洞天里”的描述,表现了他追求美好生活的理想和对现实生活的不满。“我们原路返回,再也找不到洞天”,出去后却再也来不到这个世外桃源,与陶渊明的《桃花源记》结尾处有异曲同工之妙,其中“好像还是民国,飘着蓝田红日旗,挂着常凯申头像,像中世纪的田园。”这一段以虚景实写的方法,像我们展现出了这个“洞天”是一个真实的存在。结尾的安排,再也找不到洞天,虚虚实实,惝恍迷离,是这诗中最堪寻味之笔。它所暗示的是“似在人间非在人间,不是人间胜似人间,只可无意中得之”。

好笋出好竹,好师出好徒。李槟老师博学多才,卓尔不群,上他的课能让我学到不少东西。曾几何时,我疯狂迷恋网络文学,记得高三那年,疯狂的迷恋韩寒的小说,还立志成为一名作家。上槟郎的课,无论是旅游文学还是新诗赏析,我都学到不少东西。我更惊叹于槟郎的诗歌作品,我以为这些课大概就是赏析一下名家作品,没想到我的老师竟也是一位诗人,且他的诗并不亚于近现代这些所谓的著名诗人所写的诗。他的诗常常一针见血,他总能从事物的表面体会到更深刻的东西,他游历于山川之中,畅想在古今中外。他去过很多地方,留下美好篇章,我喜欢《户外游岱山》,这是槟郎诗中较长的一首诗,不喜欢喧嚣的场合,偏爱寄情山水。全诗轻快的节奏,不免看出槟郎愉悦的心情。逃离红尘,放浪于山林。古今中外许许多多诗人都爱寄情山水,槟郎更甚。自然万物,山川江海的靓丽景色,博大胸怀,可以给予他一片精神寄托之地。

岁月绵长,人间静好!渐渐明白,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纠缠于俗世的纷扰,不如寄情于山水之间!智者乐山山如画,仁者乐水水无涯。自古以来,已经有无数的文人墨客寄情山水,抒怀表志。时至今日,从喧哗的钢筋水泥中逃离,回到山林,是我们每个人的愿望,看着远山的一抹浓绿,听着溪流的清脆声音,嗅着沁人心脾的花草馨香。这种享受,是城市永远不能给予的。更让人心仪的是,当夜幕垂降,月盈如镜,树影弄姿,当真可以像古人一般“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了。由于疫情,虽说我不能随处游玩,但我看着槟郎的诗,我仿佛也置身其中亲身经历了一般。

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不知不觉,一学期就这样过了。多么希望如果我有幸还能在大三选到槟郎的课,多么希望还能听到他对我们侃侃而谈。天上的神仙下凡,以作诗为己任,把自己的所有都献身于诗歌,而我或许也能沾染到些仙气,学习到他的诗歌创作。这样一个如天神般拥有大智慧的人,居然是我的老师,在这短短的一学期里,我的收获颇丰,希望在以后的人生中,自己仍能保持对文学,对诗歌的如此热爱,像槟郎一样。虽说我能不能改变这个世界,但不能让世界改变我们,有了热爱的东西,就要为之奋斗。

有了本学期的学习之后,我定当追随槟郎的脚步,学习他的诗作,体会他的情感。世界是一本书,不旅游的人只看到其中一页。当下虽疫情影响,但解封后我仍想去槟郎诗歌里写到的地方去看一看,大概旅游文学的魅力就在此处吧,想去到诗中所提到的地方,体会诗人当时的情感。这世界比我想象中宽广,我想想槟郎一样,在有能力的时候到处走走看看山川大地。

2021-12
_________________
真人生、真性情、真文学!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