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与槟郎邂逅的诗意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槟郎



加入时间: 2007/11/06
文章: 1658
来自: 南京

文章时间: 2022-1-06 周四, 上午5:50    标题: 与槟郎邂逅的诗意 引用回复

[cp]与槟郎邂逅的诗意
作者:刘瑜媛

“桃花那个一放红,油菜花就黄......”还未走进教室,就听到了一首《茅山好风光》,心中不禁涌起一股暖流,还是那些熟悉的固定项目。槟郎老师总是喜欢在课前和课间休息的闲暇时光找一些好听的,称赞美丽大好河山的歌曲播放,我知道,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想让我们放松心情,更重要的是想让我们感受歌曲中的那份“意境美”,以便于我们更好的怀着饱满状态去欣赏诗歌。我以前总觉得自己是一个俗人,读不懂那些诗歌里蕴含的道理和象征意义,还害怕即便是选了老师的课,骨子里的呆滞与俗气也会被老师所讨厌,但现在看来,若不是上学期的新诗赏析,我也许就错过了与槟郎老师的相知相识。我想,与李槟老师的相识是我莫大的荣幸,是他让我懂得了原来诗歌也是这么的有趣,于是,这学期我怀着对老师的崇拜和对诗歌的热爱,又再次选择了比较诗歌这门课程,并且,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和了解槟郎的诗歌,我这学期还向室友也推荐了这门课。
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槟郎时,他穿着黄色的夹克,戴了一副方框眼镜,个子不是很高,还有着圆圆的小肚腩,显得有些不修边幅,当时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走错教室了,现在想想,也不禁为我当初的以貌取人感到又可笑又羞愧。可惜,因为这学期南京疫情比较严重,没有办法按时回到学校上课,只能在线上与老师重逢了。第一节课按照惯例,还是那些熟悉的话语,槟郎先跟我们介绍了他的名字的由来,“你们可以叫我的笔名槟郎,郎,男人也”。是啊,此“郎”非彼“榔”,槟郎取自“一个名叫槟的男子”,既富有趣味又蕴含文学底蕴,这是多么有创意的名字,而我之前却一直以为是吃的槟榔果,还因此取笑了老师,白白侮辱了老师笔名背后所深含的意义。
槟郎平时上课时会让人觉得严肃,可能有些人会觉得他比较“凶”,因为槟郎每当分享一首自己亦或是其他诗人诗作后总会提出一些问题,然后抽问同学们回答,但是有些人总是回答不上来问题,于是槟郎就只能让他们站着,所以他们才会觉得槟郎很“凶”,但其实不然,我认为槟郎是一个和蔼可亲的人,同学回答不出来时老师虽说让他回答不出来就站着,其实他还是会心疼学生,每次都是让同学们站几分钟就会默默叹息一声就让学生坐下,而这个叹息也只是因为槟郎惋惜自己的诗歌没有办法被我们这些孩子们所理解和认同而发出的感叹,毕竟槟郎把我们这些学生都当成是自己的孩子,我还记得每次下课后去问问题,老师都是耐心温柔的给我解答,所以我觉得槟郎是一个和蔼可亲的老师,也因此更加不能理解那个与老师在课堂上对抗的同学,明明是为了同学们好,才想要在课堂上多宣讲一下诗歌,却被这样对待,想了想,我也为老师感到痛心和难过了。
槟郎喜欢与大家一起分享诗歌,每次上课前,他总会进行一次“抛砖引玉”,因为槟郎是一个自谦的人,他知道自己的诗还不能与那些“大家”相比,所以他将自己的诗作比喻为“砖”,用“砖”来抛出诗歌“大家”的“玉”,而且槟郎选的诗歌都不是胡乱选择的,他是比较了自己和“大家”的诗作,选择了风格相同的或者说是在“大家”影响下写出的诗作,希望我们能从比较中获得灵感进而写出自己心中的“玉”。槟郎对诗歌的热爱是我们所不能想象的,每当谈论起诗歌时,槟郎平常看着有些没精打采的眼睛,这个时候会变得犀利起来,仿佛散发出绚丽的光芒,所以当我知道槟郎老师的诗歌大多都得不了发表时,我总为他感到惋惜,在庆幸自己能读到他诗歌的同时却又遗憾不能有更多的人去了解到槟郎的事迹。每次说到这个,我都不能理解,槟郎写了半辈子的诗歌,还紧随潮流,进入数字化时代,将自己的诗作发表在微博,微信,论坛等多个平台上,纸质书刊槟郎也没有放弃,但哪怕是这些年来写了几千首诗,不抛弃不放弃,多次尝试将自己的诗作投稿,他们仍然得不到发表,甚至还有许多人仗着自己的所谓网络“键盘侠”而在这些平台上“批评”槟郎的诗作,我不禁开始思考,是什么时候开始,我们连抒发自己感情的方式都被剥夺了?槟郎没有影响到任何人,他只是想要将自己的诗歌分享给别人,与别人共同欣赏和进步,何以就要到达被人“批评”的程度了?我想,这也许也是当今我们身为新时代大学生所要值得去思考的一个问题吧。
在比较诗歌的课堂上,槟郎多次提到了关于死亡的话题,他还列举了很多相关的诗歌。比如在槟郎课上提到的著名诗人雪莱就曾经在《咏死》中写道“人呵!请鼓起心灵的勇气,耐过这世途的阴影和风暴,等奇异的晨光一旦升起,就会消融你头上的云涛;地狱和天堂将化为乌有,留给你的只是永恒的宇宙。”他希望人们能够正视死亡所带来的悲痛,鼓励大家能够珍惜自己的生命,在苦难和磨难过去以后,希望的曙光终将会降临。这种思想与槟郎想要传达给我们的思想是一样的,他也在《生命并非一次》中写道“各种机缘巧合的我,最终生老病死,又机缘巧合再生。”“古代有转世之说,所谓前生今生来生。生命并非一次,而是三生无止尽,自我的灵魂不变。”不过与雪莱不同的是,槟郎还在死亡的另一个层面赋予了灵魂和转世的意义,在读过雪莱《咏死》后,我认为人活着就一辈子,应当好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生命,而槟郎却不这么想,他认为生命的确只有一次,我们是应该好好珍惜,但灵魂是不灭的,精神是永存的。古人们为国捐躯,其伟大精神代代相承下来影响世人,槟郎也如此,我们无惧死亡,三生三世的转世,不变的是灵魂,槟郎的这种精神也会随之而流传,最后被我们所继承。也正是因为如此,相比于雪莱所说的泛神论观点所说的人死后没有灵魂,并不知道自己的所感所知而言,槟郎这种薪火相传的观点更能让我理解与赞同。
说起来,槟郎老师的课堂对我来说可谓是意义非凡。在学习完专业课古代文学以后,我明白了《史记》在叙述过程中使用了“互见法”,巧妙的是,我发现槟郎在诗歌中也使用了“互见法”,比如,他在《头上三尺有神明》中说“那孤愤的槟郎,老天爷的采诗官,在四维时空向往超维。所有的冤屈苦难,都会在成仙后偿还。”这里直接点名了“我”就是槟郎,是上天派下凡间的采诗官,而在《我死后的归宿》中写道“我是天上诗神下凡,还要回归天庭。在老天爷的身边,戴着诗殿的桂冠。”这里,槟郎没有点名自己的身份,只是说自己的诗神下凡,没有说明自己下凡的原因也没有说为何还会回归天庭,但这些原因我们可以在其他诗作中得到解释,这种巧妙的“互见法”不用每次都去过多的说明原因,从而保证诗歌的完整性。
采诗官是周朝设立的专门负责采集诗歌的官员,负责体察民俗风情、政治得失,而槟郎在我看来的确也是一个称职的采诗官。他非常关心时政和新闻,在李剑老师公然被举报最后退下讲台这件事中,槟郎有感而发,写下了《大学生的一封信》中讽刺了一些大学生不尊重事实,只盲目爱国,以为自己抓到老师“媚日”的证据就沾沾自喜的举报。还另作了诗作《教鞭被折断了》来感慨万分。在《国界线穿过村庄》中写道“宗族的村庄,边界线割成两半。每半都有爱国教育:爱自己的祖国,恨另半的敌国。”在我看来,这映射了朝鲜和韩国的局面,原本应当是一家人的两国却在二战美苏争霸冷战时成为了牺牲品,就此分裂出了两个国家,走着不一样的路线,有着不一样的思想。在《义和团研究》中槟郎又写到了义和团的由来,经过和最后失败的原因结果,讽刺了清朝慈禧太后等腐朽落后的封建主义制度。
总而言之,在槟郎老师的比较诗歌课堂中,我的获益颇丰,我感到非常有幸能在诗歌中品味人生百态,在外国和中国诗歌的比较中去了解人生的哲理,同时,在课堂中巩固其他科目知识,还在那些诗歌中懂得了那份意境美,哲理美,期待每一次与槟郎一起邂逅在诗意的课堂中,一同栖居于诗意的美境。
2021-12[/cp]
_________________
真人生、真性情、真文学!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