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吟游诗人槟郎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槟郎



加入时间: 2007/11/06
文章: 1658
来自: 南京

文章时间: 2022-1-10 周一, 上午12:58    标题: 吟游诗人槟郎 引用回复

吟游诗人槟郎

作者:项译嬉

吟游诗人这个词,我是从游戏中看到的,但不知从何时起吟游诗人在我心里就成了槟郎的代名词。从字面上来看,吟游二字所代表的就是游走在世界各地中,吟唱,唱颂诗歌或是自己本身的创作,将自己想要表达的一种处世观,或是对某件人事物甚至是对这世界的感想感叹,用比较轻松而且人们较易接受的方式─歌唱来传递。这个职业兴起于中世纪,然而在槟郎身上再次复兴。旅游文学这门课,我在上之前,没有抱很强的期待,想着作为一个高校老师,一天到晚都在学校呆着,又能去过多少地方?顶多就是看看各地的图片、纪录片,聊聊像《瓦尔登湖》这样的作品......没想到上课的时候却给了我很大的惊喜,课堂上的景点以南京为主,辅之以槟郎老师在韩国的见闻为辅,说来惭愧,虽然在南京呆了近四年,但是南京很多地方我都没有去过,主要是嫌麻烦,但是跟随着槟郎,我好像只花了一堂课的时间就身临其境地逛完了,了解了一些地方的文化知识。除了这些以外,课外我加了槟郎老师的微信,关注了他的微博,每天早上醒来,我最期待的就是关注槟郎老师发的新作和户外活动的照片。

一直都知道槟郎老师有一个固定的户外群,叫做汤山雅集群,感觉规模很大,人数众多,也很有规章流程,槟郎老师也不遗余力地宣传这个户外群。我知道他是想更多的人享受到户外的乐趣,甚至还经常为它作诗,《山野的草亭》就是一首描写户外活动与赞颂草亭的佳作。“咱们户外人,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户外不能暂停。漫无边际的野山,草亭如旅店。旅客有旅店,驴友有草亭。就在道路的前方,可以得到慰安,坚持下去的动能。”我很佩服老师,当代大学生就是太过软弱,就以我举例,别说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就是天气冷一点点,早课都有爬不起来的可能,户外运动需要足够的意志,我其实对这方面很感兴趣,但还是因为自身惰性选择放弃,只能看看槟郎的动态“解渴”。“漫无边际的荒野,起伏的山峦,低矮的草树。简陋的羊肠小道,道边有个草亭。寒风中看到它,身体不怕寒冷,疲惫的双腿增力。如旅客看到旅店,直奔草亭而去。骄阳中看到它,身体不怕炎热,疲惫的双腿加劲。如沙漠中看到泉水,直奔草亭而去。”与上文对应,无论酷暑严寒,草亭永远是户外人的依靠,看见草亭就又会在腿上升起一股力量,指引着大家前行。这里的比喻用的很好,旅客看到旅店,旅店是旅客休憩养足精神的地方,草亭对于户外人而言也是同样的意义。补充能量、积攒力量,暂时的停歇只是为了更好的前行。“作为资深户外人,我知道草亭的意义。为什么是草亭呢?更爱它的简朴,爱它的与自然契合。汤山雅集户外,有个群叫草亭。纪念户外路上的庇护。心中充满感恩,户外甜美的风景。”汤山雅集多么文雅的名字,我相信里面的户外人都是像槟郎老师一样既热爱生活、热爱自然,也对文学、“雅”充满热情,是当代文人雅士集会的地方。

槟郎老师的作品的诗作与其用阅读来搭配,不如说观赏更为确切,它是一场视觉与感官的盛宴。我很喜欢的一点就是槟郎每首诗下面都会配上图片,有时是户外的风景,有时又与诗题相关,每每看到最后都会让人忍不住再翻到最上面再读一遍。《放浪在山林》是我近期比较喜欢的诗之一,“生活只是苟且,诗意在远方。远方有山林,人迹罕至的地方,供我放浪形骸。滚滚红尘里,红尘令人窒息。我能逃离哪里去?远方有山林,心儿稍得安宁。”槟郎老师的话完美契合了前几年很流行的一句话“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虽然槟郎自己并不这么认为,然而作为旁观者的我,却很是羡慕老师的闲适生活。虽被红尘裹挟,却一直坚守初心,诗歌既是生活,也是远方。在窒息的社会中,能找到一种休闲放松自己的方式,也是一件幸事。“诗坛都在赞美,诗人在人肉欢宴。我独自远离,逃到山林里,与自己孤影相吊。我没有诗友,我不在诗坛,但我有古代人,屈原行吟泽畔,陶渊明采菊南山。我还有严子陵,富春江水深,钓台山水间。我俩笑谈是非成败,惯看秋月春风。”虽说现代的诗坛不理解你,甚至驱逐你,但仍有世世代代的古人与你为伴,你并不孤独。屈原的孤高傲气,陶渊明的宁静致远,严光的隐居求志都在你的身上展现,古人与你为友,正是因为槟郎与他们的气质贴合。“生活只是苟且,诗意在远方。逃离滚滚红尘,放浪在山林,有古代隐士陪伴。就当我失联了,就当我已经死了。还有什么留念?只有臭皮囊,灵魂将摆脱灰烬。”世间的万事万物皆有因有果,在人间遭受到的,终将在天上获得偿还。沉重的肉体自是匹配不了高洁的心灵与纯洁的灵魂。与其说是逃离,不如说是抽离,将在肉体中封印蒙尘的双眸睁开,好好看一眼这个世界。

槟郎自称是“天上的采诗官下凡”,就我看来,形容的十分贴切,如果不是采诗官下凡,又怎会如此忠诚于诗歌,多少年都一直坚持,我想一般人是完全达不到这种境界的。正是这样的原因,槟郎有几首改编自传说的小说,我读来十分有趣,拿来与众共享。前些时间过了一个对于中国人而言非常重要的节日——中秋节,因此槟郎也是即兴改编起了嫦娥的故事,给平凡的故事附上新意。《嫦娥在月宫》《奔月的传说》都是此类作品。先来说说《嫦娥在月宫》吧,故事发生在八月十五,月宫为了中秋诗会忙碌起来。天上的诗人都想要争夺今年的桂冠。然而所有诗人都已上台,桂冠的归属却仍未出现,嫦娥揭示原因——人间还有采诗官。

然而天上的诗仙在人间诗坛却到处碰壁,诗仙醉酒写诗,被天使传到月宫,桂冠仍是属于他,而他还在地上大睡。讲的既是诗仙也是槟郎自己,用心血写出的著作不被众人期待看好,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写诗不为世俗而写,他是天上派下来的采诗官,他为天作诗。即使人间穷困潦倒一世,回到天上仍是风光无限的诗仙。《奔月的传说》却又是发生在人间的故事,书生有才却无人识,客死他乡。孤女爱惜父亲诗集,却被迫嫁给莽夫。莽夫以诗集胁迫,孤女不得不从。还好西王母好心,送来两颗仙丹,孤女带着诗集上天,再也不必受人逼迫,在天宫也与父亲相遇,父亲也在上面得到赏识,做了诗仙,诗集已经出版,人间粉丝有槟郎。与《嫦娥在月宫》不同,这首是众人皆满意的开心大结局,虽途中有波折,但只要迈过险难,最终就能达到辛福的彼岸。比起上一首,我还是更喜欢这一首。好人都有好报,在天上团聚。坏人也有恶报,正是因为莽夫以诗集作为要挟,而不是靠人格、靠情感与嫦娥在一起,在嫦娥有机会上天时,她也没有考虑丈夫,而是直接飞升。短短的诗歌里蕴含的却是深远的意义。槟郎的诗歌需要细细品味,我自认为这一点我仍做的不够,还需继续努力,

正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想槟郎能一直进行创作,灵感仍能不枯竭,坚持户外运动一定是原因之一。灵活的思维才能不受躯体的阻碍,若是像我们一样长久坐卧,不去运动,身体会僵硬,思想也会退化。槟郎的出行不拘泥地点,甚至可以说槟郎是刻意避开众人所趋,人迹罕至的、甚至是无人造访的,才是槟郎与上天联系的最佳场所。在这里,槟郎可以放飞自我、可以卸下防备,自然才是人类最好的朋友。槟郎还是有趣的,几首小诗、课堂上的俏皮话,无不彰显着这是个可爱的“小老头”。

槟郎是向天而生的,他来人间一趟,只为给老天捎些信回去。他将自己融入了诗歌,不论外界如何变化,槟郎永远不变,即使世间大部分都烟消云散,槟郎的诗歌仍会留在人间。他放浪形骸于山林,既是失望,也是希望。人的一辈子总要有些追求与仰望的东西,能不能达到其实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永远都是我们去追逐的过程。现在的诗坛不接受槟郎,是因为槟郎过于前卫。但我相信总有一天,诗坛是属于槟郎的。接着放手去做吧!

2021-12
_________________
真人生、真性情、真文学!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