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令人神往的诗人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槟郎



加入时间: 2007/11/06
文章: 1658
来自: 南京

文章时间: 2022-1-13 周四, 上午8:25    标题: 令人神往的诗人 引用回复

令人神往的诗人

作者:李诗婧

现当代无数诗人中,有这样一位奇人。他是一位名师,教书育人,桃李天下;他是一位诗人,洋洋洒洒,佳作斐然;他是一位隐士,隐逸脱俗,寄情山水;他就是槟郎。第一次听到槟郎这个名字是在同学口中,听说他是一位诗人,槟郎是他的笔名。我便有些好奇:槟郎,槟榔,这位诗人为自己取的名字好生独特,与其他诗人取的落入俗套的名字完全不同。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在网路上读到了他的一首诗,便不知不觉地被吸引,想要走近他,欣赏他,品味他。

热爱旅游的我在来到南京上学后,便想着一定要将南京的名胜古迹逛一圈,于是就在网络上查起了攻略,一首诗出现在我的眼前——《鸡鸣寺路的樱花》。诗人写到:“樱树尽花,花如雪,天女巧织的绸缎,锦簇成精致神奇的花朵;大片大片,如白沫的海洋,又如纯白蒸腾的祥云。怎样的美的精灵?怎样的天使对人的馈赠?” 短短的几句诗,仿佛将我拉入了一个由樱花组成的美丽梦境:一条不算宽阔的小道便开满了樱花,入目所及,落英缤纷。我仿佛成了济济游人中的一员,随着人潮缓慢移动,耳边还隐约传来游人对这漫天繁花的赞美之声,阵阵樱花的芬芳扫过我的脸颊......那诗人崔护仿佛在对我说:“鸡鸣寺的樱花盛开了,你可愿与我共赏。”一时间,我已分不清是千年前的大唐还是千年后的21世纪。因此,我对鸡鸣寺的樱花充满期待,恰好第二天周末,当即决定去鸡鸣寺游玩一番,看看它是否真的如诗中所写一般美好。同时我更对写出这样一首诗的诗人充满了好奇,一看竟是曾经听说过的槟郎,于是便点进了他的主页。这一看便被吸引了进去,有诗人对人生的思考,对社会的针砭时弊,对名胜古迹的赞颂......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好久,于是我打定主意下学期一定要选槟郎的旅游文学,一为令人神往的诗人,二为我所热爱的旅游。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槟郎,他个子不高,带着一副黑框眼镜,一身深色衣着,有着文人气质,乍一看似乎有些古板,与普通的老师并无不同。然而,并非如此。站在讲台上的他侃侃而谈,向同学们讲述着南京的景色,他仿佛被赋予了一种别样的魅力,自信却不张扬,台下的我被深深吸引,他用他的诗歌和文章他讲到了南京的桃叶渡、爱情隧道、方山上的定林寺,我竟不知南京还有这么多如此美好的地方我未曾去过。韩国的济州岛、龙头崖、虫草酒,是从没出国的我闻所未闻的。

极具浪漫色彩的桃叶渡是留给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最初听到桃叶渡这个名字时,我以为那一定是个种满桃树,开满桃花的渡口,后来才得知它的名字源自于一个故事,千年前东晋书法家王献之不放心爱妾桃叶往返于秦淮河,常常在渡口陪伴,为她写下了一首《桃叶歌》:“桃叶复桃叶,渡江不用楫。但渡无所苦,我自迎接汝。”给这条传奇的秦淮河又增添了一份爱情的美好,渡口也被命名为桃叶渡。千年后这条河、这个渡口又见证了一份美好的爱情。槟郎在《执手桃叶渡》中向我们描绘了他与爱人的美好爱恋,才子佳人的故事无论什么年代都让人心动。“桃叶渡的传奇,我们的爱恋作续篇,猴急地抚摸你的长发,披满细腰和窄肩......”我看到了一个男子对心爱女子的爱恋与珍惜,从相识到相伴几十载(一四年的诗中写的为十六载,算算如今已有二十余年),两人举案齐眉。重回故地,曾经少男少女间的青涩爱情、风华正茂仿佛还在昨天,又仿佛想去甚久;但两人之间的感情却越发深厚,其中还包含着一份丈夫对妻子的歉疚。这首诗里的槟郎褪去了世人对他的赞美与荣誉,成为了一个普通人,一个普通的、珍爱妻子的丈夫。

从未去过韩国的我,对于韩国的了解都来自于平时消遣用的韩剧,然而现实总归与影视不同,槟郎的散文为我了解韩国打开了另一道门。《济州岛记游》《师生春游韩国茂朱滑雪场》《异国圣诞平安夜》《过韩国教师节》向我展现了不一样的韩国。《师生春游韩国茂朱滑雪场》的题记十分特别,“忘却尘世重做孩子”。小孩子总幻想着长大,每到这时大人们总会说长大并不快乐,我儿时也想着快快长大,因此对大人的这句话十分不理解。如今长大了才明白,不被尘世打扰,不用背负压力的孩童时期是多么的美好。这次的春游,男学生女学生扮夫妻的游戏,男学生扮女孩子跳舞,围成圈子跳舞,欢愉美好的篝火晚会,一起拔河,唱中国歌曲......愉快的师生活动让诗人槟郎暂时忘却了人世间的一切苦恼,伊拉克的战争,网络上的暴力攻击,回国后并不宽裕的生活,通通忘却,“与学生们尽情地跳呀,唱呀,手拉手欢呼呀。”在文章的结尾,槟郎说:“我认为人生的体验只有一个,那就是忧郁。我常常对别人说,我没有真正地做过孩子。成人后,我却有了多次做个孩子的机会,算弥补了小时的损失。”《异国圣诞平安夜》虽讲述的是槟郎在韩国度过平安夜的故事,却流露出他对祖国深深的热爱与自豪。当看到有游行队伍为两个被美国装甲车压死的女学生哀悼是,槟郎想到了我们的祖国在“洋人”面前站了起来,在异国的游子也无需再担心祖国的姊妹受到外国人的侮辱与欺凌。在韩国吃着特色烤肉时,想到了祖国丰富的饮食文化。与同事一起倾诉着心中无限的乡愁,见过了韩国的发展,忧心祖国的贫穷。“异国的游子都是赤诚的爱国主义者,我们举起酒杯,衷心地祝愿祖国繁荣富强起来”。最后,我们爱妻心切的槟郎回到单身窝的第一件事,便是给祖国的老婆打电话问好。这里的槟郎是一个思乡的游子,是一个单纯的爱国者;当然,依旧是一位牵挂妻子的丈夫。

槟郎是孤独的。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定义一个人的成功早已变成了收入多少,名下资产价值几何,金钱成了衡量一个人是否优秀的唯一标准。而作家群体身为这社会中的一部分,自然不能免俗,不过将金钱变为了畅销书罢了,哪位的书销量高,哪位的书受众广,便成了优秀作家,文坛新锐;不过是换汤不换药。人们大多只热爱快餐式文化,短小快捷,无需太动脑筋,便能记在脑中,好在下一次与人“侃大山”时夸夸其谈。短视频、公众号不切实际文章的爆红都是体现。槟郎是孤独的,在这样的社会现实下,他依旧坚持自己的理想,耕笔不辍,仍然坚定不移地向着命定的目标前进。《夜间行路》便是槟郎对怪异现实的逼问和坚定心灵之作。诗人正在黑夜中赶着长路,然而风雨交加,前方泥泞、雨水淋湿全身、冤魂如同闪电。诗人呐喊,想要寻求同伴,却无人回应,只得孤独前进。他人的不认同与怀疑,前进道路的艰难都无法阻止槟郎朝着目标前进。槟郎说自己愿意当一名隐士,寄情于山水之间。我猜测这样或许就可以摆脱世俗的桎梏,从心所欲地创作。他淡泊名利,明明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大学教授,却总在作品中将自己称作教书匠,对学生也从未摆过老师的架子,他仿佛是学生多年的好友,与友人分享自己的作品,自己的旅游经历,自己的生活。

时常到博客中国里翻看槟郎的作品,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在2015年小结里写的一句话:“老天爷,今年最大的收获,是重温为你采诗官的宿命;你的眷顾比什么都重要,明年的耕耘不会同于旧年,求你激励我更大的收成。”槟郎将自己当做了一位老农,欣喜于今年的丰收,渴望来年拥有更好的收获。他教书育人,他文采斐然,他淡泊名利,他爱妻爱子,他爱国思乡......这样的槟郎,令人神往。

2021-12
_________________
真人生、真性情、真文学!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