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火棘树槟郎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槟郎



加入时间: 2007/11/06
文章: 1658
来自: 南京

文章时间: 2022-1-15 周六, 上午7:18    标题: 火棘树槟郎 引用回复

火棘树槟郎

作者:王安琪

这学期无意中选到了槟郎老师的旅游文学课,受益良多。槟郎老师说旅游文学不仅仅包括诗歌、散文,连歌曲、宣传片也能算旅游文学,所以每次在课前,槟郎老师都会提前到场,放一首古韵十足的音乐,有时候没放,但在课上的时候给我们看了旅游景点的宣传片。

老师去过很多地方,拍了很多照片,在课上展示出了一部分,说这是“旅游”,每张照片里老师都是很高兴的,即便是五十岁走小山路登庐山,汗流浃背,眼神中也难掩兴奋喜悦。我时常觉得老师是个喜欢怀旧却不沉溺其中,依旧不停探索的人。我觉得老师自己最喜欢的一次旅行经历是韩国之旅,虽然那是十几年前的事了,但老师的记忆依然清晰,在讲台上追忆当年过教师节、春游、济州岛之旅等等的经历时,神情也比之前更快乐、自豪一些。

槟郎老师总提起他当过狱警这件事,说他在监房里值班写诗,看犯人时不能写,就在脑中构思好,有时间了再写。老师称自己为采诗官,也不知老师那时写了多少首诗。总觉得在监狱的日子应当是很无聊的,每天按部就班,而老师写诗的灵感又是源自哪里呢?是苦闷的还是积极的?可能像高中的我那样,学习只是为了逃出那个压抑的学校,槟郎老师在期间努力学习英语,最终成功考上了研究生,这才能当上教师被我们遇见。缘分就是这样吧,如果老师没有坚定方向,跳出监狱,也许也不会坚持成为诗人的梦想,不会爱上户外,也创作不出这些寄寓了苦中作乐而又热烈的感情的诗歌。

诗人槟郎在诗中提到玩户外是“为了挑战身体极限,为了意志的磨练。为了与自然亲近,为了天人合一,为了天地人神的交融。”是为了与“屈原行吟湖畔 ”与“陶渊明采菊南山”,是走鲜有人走的崎岖小道,发现陌生而新奇的事物,在极限之后证明自己,受自然的指引融入自己的情感创造出一首首质朴却隽永深刻的诗歌。

槟郎老师创作过许多关于南京的旅游文学,那么接下来就浅谈一首吧。我对南京爱情隧道挺感兴趣的,静谧神秘却喧嚣又浪漫,可惜我没去过南京爱情隧道,但看过图片,铁路两边被苍翠茂密的树木遮挡,被火车刮过的周边有茂密的小枝丫,其余的树枝朝着天空放肆生长,虽然有细小的缺口,但大致形成了一个拱形的隧道,而从顶部缺口倾泻而下的阳光,更是添了细微而温暖的朝气,像极了爱情。因为隧道是深邃的,看不到尽头的,情侣走在其中,即便只走一小段路,时间也仿佛被拉长,定格住了,他朝若是一同游,此生也算共白头。年轻一点的人看这个地方应该就是要两个人一起去的,不然看别人恩恩爱爱地拍照打卡,心中不免会平添一丝遗憾。景点和不一样的人去会有不一样的感觉,正是因为这样的感觉,旅游对每个人来说都是特别的。

我在网上没有搜到什么关于南京爱情隧道的诗歌作品,不过槟郎老师在课上讲过一首自己写的《爱情隧道传奇》,传奇是指情节离奇或人物行为不寻常的故事。这首诗开篇便提到了8月13日也就是世界左撇子节,一个女子在一个如今充满爱情的甜蜜的地方,偷偷躲在附近,祭奠自己的爱情。

接下来应该是倒叙了,那天女主人公一心想寻死,却被左撇子的男主人公救下了。被火车驾驶员骂了一顿后,他们由此相识,互相谈心。女主人公用反问责备男主,认为他不该救自己,能救自己,却救不了世界上所有的人,即便把她救了下来,活着还是受苦。男主人公劝慰和支持这个女主,后来他们便相爱了。在枕木上蹦跳着赛跑,平展着手臂在单轨上追逐,分立两条轨道手牵手向前行走,有时有车驶过,男主便会卷起躺在自己胸膛的女主滚向路边的草丛。……在这个被男主称为是童话世界的地方,他们幸福而甜蜜。

后来爱情隧道出名了,男主角却死了,是为了帮女主申诉冤屈的途中,被奸人拦截害死的。女主很悲痛,所以在他们初次相遇的地方烧着纸钱,她的心碎了,仿佛又见到了男主焦急地摆动着他的左手,拼命救她,让她努力活下去。

“左撇子”和“8月13”这两个词在诗中屡次被提及,是因为那是男女主相遇的时间,左撇子是男主的特点,而男女主爱情的破灭,也隐隐暗示了在中国“左撇子”这个群体并不受重视,甚至在小时候就是一定要被消灭的。因为诗人槟郎以前是左撇子,所以这首诗也寄托了诗人自己的左撇子被消灭,社会不包容这个小小的不同的痛苦不解,对最初自由的怀念,妥协的无奈。

《爱情隧道传奇》的传奇体现在,整首诗都没描写男女主离开爱情隧道的约会片段,都没有提到女主到底为什么要寻短见,男主代女主告状,为什么只有他死了,而女主活着。

在这首诗中有旅游也有文学,可能文学更多一些。诗中男女主做的事,像在枕木上蹦跳着赛跑,平展着手臂在单轨上追逐,分立两条轨道手牵手向前行走,这都是游玩的游客会做的事,或者说必做的事。文学方面令人感慨良多的是男女主的爱情,它在一片寂静荒僻中放肆生长,在热闹中破碎,可始终无人能知晓,女主的冤屈大抵一辈子也不能得到申诉。

为了写诗槟郎先生还在今年创立了汤山雅集群,和一行同样热爱旅游的好友在周末探洞。在《天井垱探秘》一诗中槟郎先生提到自己已经玩透了方山,转向了青龙山,在2012年左右十多次肚子一人进山,带学生上去,还写了一首诗。2018年户外才组团去了谷歌洞、黑洞白洞,但还是没去天坑,也就是槟郎先生尊重老地图把它叫做天井垱洞的地方。直到4月23日成立了汤山雅集群,才去了一直好奇的地方,在诗的结尾还邀请读者一起去看。所以当组织人虽然累了点,但更自由,也不强制,自愿报名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是个挺没趣的人,如果有一个地方能吸引我,那就只有新鲜感,所以我很少会去同一个景点游玩,那除了新鲜感以外到底是什么支撑着槟郎先生不断地重复旅行的呢?大抵是尘世烦闷,只能寄情山水,在自然的沉默无声中疗愈自己,然后重拾信心,追逐想成为一个诗人的梦想。

很喜欢槟郎老师的一首诗叫《火棘树的梦》,“每一颗红果,都是一个星球。一棵火棘树,就是一个宇宙,有着特定的结构。红果挤在一起,竞赛天上的繁星。大枝如银河系,杈枝如太阳系,一棵树无数星系。在天文台周边,一片红色的海洋。无数的火棘树,无数的宇宙,哪颗是我的地球?我的心中有火,肉身在火中变形。对了,火棘树,正是我的理想,就烧成这样的树。游伴惊诧了,槟郎突然失踪。寻到一棵火棘树,悄悄新增的,正是槟郎变的。我喜欢的果树,春初的白花,秋后的红果。花开繁如一堆雪,结果茂如一团火。我已经老了,如秋后的火棘树。正在硕果累累,如一堆野火,如繁星的宇宙。”火棘树在路边极为常见,据说能长到3米,但我只见过到我的腰部上面一点点那么高的火棘树,每到秋天都会结出一簇簇火红的小果子,随便伸手碰碰就能摘下好几颗,用手碾碎会有清香,它长得像小柿子,但更红一些,更像小山楂,据说吃起来也像,有时还会有几只不怕人的小鸟站在树枝上吃果子。槟郎老师在寻找自己的地球,在寻找能接纳他,放得下他的一腔抱负的地球,如果累了,那就让心中的火把自己热烈成火棘树,永远亲和,永远生机勃勃,永远爱着诗歌,爱着这个世界。

槟郎在等一个知音吧,也许在他的游伴里,是那个能发现变成火棘树的他的人。总有一天那个孤独的诗人眼里将会不再有落寞,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宇宙,属于自己的地球,终会高山流水遇知音,彩云追月得知己。

2021-12
_________________
真人生、真性情、真文学!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