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人间采诗官槟郎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槟郎



加入时间: 2007/11/06
文章: 1658
来自: 南京

文章时间: 2022-1-17 周一, 上午7:50    标题: 人间采诗官槟郎 引用回复

人间采诗官槟郎

作者:王亦舟

这学期我有幸选中了槟郎的旅游文学课程,16周的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这门课程便迎来了期末结课,拿到期末试卷答题纸的我面对三选一的题目范围犯了难。选修槟郎的旅游文学课之前,我对旅游文学了解并不多,而短短十几周的学习虽使我对这门课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却万万不敢说有什么有价值的研究,在槟郎这样专业的旅游文学作家面前拿出一篇小论文来实在是班门弄斧。对啊,槟郎!我苦苦寻求的“中国现当代旅游文学作家作品”不就在我身边嘛!每周槟郎都会带着我们了解一个新的旅游景点,再由浅入深,去研究有关它的文学作品,而槟郎也不吝惜将自己写的相关诗集读予我们听。要说我最熟悉的中国现当代旅游文学作家,那一定非槟郎莫属了呀!

闲话少说,这就让我们走近槟郎,走进他的诗歌世界。槟郎,原名李槟,槟郎是他给自己取的笔名,与可食用的“槟榔”同音,但这名字表示的是一个名槟的男子。槟郎是安徽巢湖人,现任教于南京晓庄学院,教授旅游文学、鲁迅研究、比较诗歌等多门选修课程。

我第一次听说先生大名是通过舍友的讲述,她口中的槟郎不像大学老师,倒像是个有风骨的文人。他漠视权贵,不惧恐吓,用文字作武器针砭时弊,直白地批判社会的不公与黑暗;他自在逍遥,潇洒恣意,常常去户外找寻灵感,在自己的诗歌世界里尽情遨游。试问在现在这个快节奏的浮躁社会里,还有几个人能每天早起坚持作诗?槟郎实在令我钦佩!于是我决定大二的时候一定要选修槟郎的课,亲身体会一下槟郎的风采。

很遗憾,由于疫情的原因,我第一次真正接触槟郎是通过网课的形式,虽然不能与槟郎面对面交流,但幸好还能听槟郎给我们读一读诗,也算是疫情中的一些慰藉了。网课期间让我印象最深刻是开堂第一节课介绍的旅游景点。那是南京秦淮河畔的夫子庙桃叶渡,是王献之与爱人桃叶流芳千古的爱情故事的发生地,也是在此地,槟郎和他的妻子坠入了爱河。在《执手桃叶渡》一诗中,我深深被一句话打动了“桃叶渡的传奇,我们的恋爱作续篇”,诗人巧用典故,将自己的爱情与桃叶渡的故事串联起来,那一腔满满的情意似乎要溢出屏幕,这让身为单身狗的我不禁羡慕起师娘来,拥有这样一位浪漫的诗人做丈夫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十年后,槟郎又在《让我们一起变老》中说“十年前的秦淮河畔,河水映现着着相恋的身影。长发披肩娇柔美丽,散发着无暇的甜美与纯真。跟着我走向秦淮人家,你接受了一个乡巴佬的憧憬。在位于安德门的简陋租屋,你给了我异乡的安乐窝。浮华的都市我有何求,只要你不嫌弃我的贫穷。”槟郎并不刻意追求华丽的辞藻,可正是这样朴素平淡的文字却折射出巨大的魅力,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真实的情感流露总是能带给人真正的感动。那一句“十年前的秦淮河畔,河水映现着相恋的身影”,与《执手桃叶渡》前后呼应,我们不难看出十年柴米油盐的婚姻生活并没有磨灭诗人对妻子的饱满的爱意,长久的相依相伴反而让这爱更显纯洁与珍贵。

随着时间的推移,漫长的线上网课终于迎来了尾声,我终于可以亲眼目睹槟郎的风采了!李槟老师习惯很好,提前五分钟便到了教室做准备。很快,上课铃便打响了。与其他老师立即播放ppt开讲不同,李槟老师先给我们立了规矩——最后三排不准坐人!原来他认为后排是不学习人的专座,小小一件事便可以看出槟郎是一位极其负责的老师,积极引导学生们投入到课堂中来。线下上课的槟郎似乎比网课时期更添激情与活力,只见他声音洪亮地介绍着自己的所见所闻,眉飞色舞地为我们朗读自己的诗歌。有时他还会抛出几个问题来,只可惜同学们才疏学浅,还未有槟郎这种高度的文学修养,有时答不上来,槟郎虽然有些失望倒也不生气,还是会耐心给我们解答。

作为一个一直没有机会走出中国国门的孩子,我对国外的文化与生活充满了好奇,可惜现在疫情形势严峻,出国的计划显得并不切实际。还好,我选择了槟郎的旅游文学课,在课堂上槟郎带着我云旅游了一趟韩国。原来槟郎曾去韩国大田的一所大学教过一年汉语,所以他充分了解韩国学生们日常生活,而且他坚持将自己在韩国的日常记录下来,可以说槟郎笔下的韩国是十分真实的。通过他所写的《济州岛游记》《异国圣诞平安夜》《韩国生活琐记》等散文,我好像也同他一起去济州岛逛了一圈,在韩国茂朱滑雪场滑了一次雪,与韩国的学生们欢度了一次圣诞节。槟郎笔下的韩国生活是丰富多彩的,但这并不能阻挡槟郎对祖国和家乡亲人的思念。诗歌《不寐人的乡思》就是他在客居韩国时所写的。“闪烁的光,游子的思绪,寂静的深夜,异国的星空那里,祖国,一样的群星闪烁。”“夜安,祖国;夜安,南京的亲人;夜安,我的根须深扎得那片热土。”已是深夜了,独自身在异乡的诗人却辗转难眠,游子身虽在外,心却早已飞回了相隔甚远的祖国。自古以来,月亮都与思乡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夜空中那轮高悬的明月被寄托了太多深深的思念之情。我想,月光照耀下的家乡亲人们应该可以感受到这份遥远的牵挂。还有槟郎在《济州岛记游》中直抒胸臆式的表达也让我印象深刻:“祖国,我什么时候能再回你怀抱呢?爱妻呀,我多想回国与你快快相见!书桌上的石头老公公在保佑着我,我的愿望很快会实现吧。”这样直白坦诚的表述,这样真情实感的流露怎能不叫人感受到槟郎对祖国和妻子深情。

常言道:“一个人心中有什么,他看到的就是什么。”槟郎似乎总能发现我发现不了的美。我们学校位于方山脚下,在我眼中,方山不过是一个海拔不高、山顶平平的大土坡,可是槟郎却写下了众多关于方山的作品。方山似乎是槟郎逃离俗世的避风港,他在《我在方山迷路》中写到:“放下伤痕累累的教鞭,和沾满粉笔灰的发黄的课本,我独自匆忙地走出校墙,把自己逃匿在方山的皱褶中,我突然迷失了东西南北,惊慌后突然大笑地狂奔。”千篇一律的工作与生活困不住诗人自由的灵魂,迷路的诗人没有惊慌失措反而大笑起来,我想,他应该是找到了心灵的皈依之处。而要说我最喜欢的描写当属《方山的月亮》里的这一句:“星星稀疏而黯淡,云的薄纱从你周边拂过,而你只是静静的,静静的听我的诉说”。如此清明的意境真的太美了,读到这一句我也不自觉地静下来,连呼吸都轻了起来,生怕我的浊气污染了这星月,打搅了诗人轻轻的诉说。诗人笔下不仅有绝美的景色,还有哲理性的思考。他在《初冬的方山》中写道“曾在常春的花园陶醉,但我只是衰老着的教鞭。江宁大学城边的方山,我理解火山死后的寂寞,我理解你的熔岩上的生机,任何腐朽都能化为养分。”诗人能与死火山共情,足见他的细腻敏感,而那一句“任何腐朽都能化为养分”更是给了我积极的人生启示。是啊,就把人生道路上的一切腐朽都当作养分吧,那些寂寞与不甘何尝不是别样的财富呢。

或许诗人总是孤独的,走过半生的槟郎似乎已经看透了红尘的功利与争斗,他将自己抽离出来,与大自然为伴,像一个现代隐士一般将自己生活的重心放在了户外。先生曾在《布衣之怒》中说他以布衣终身为傲,这是多么伟大而纯净的理想,槟郎做到了,他的物质生活虽不富足,但拥有的精神世界是广阔无垠的。这让我不禁想到了五柳先生陶渊明。与陶渊明一样,槟郎对社会人事的虚伪黑暗有极清醒的认识,他的隐逸不是消极的逃避现实,而是具有深刻意义的社会批判;与陶渊明一样,槟郎宁固穷终生也要坚守清节,在他身上我仿佛又看见了“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文人风骨;与陶渊明一样,槟郎也通过诗歌来表现他恬淡旷远的襟怀、孤傲高洁的品格,在那些平淡质朴的文字中迸发出的是巨大的艺术火花。在我心中,槟郎就是当代陶渊明,他用诗抵抗着碌碌俗世的侵害,给自己开辟出了一块精神的乌托邦。

林清玄曾说:“清欢是生命的减法,在我们舍弃了世俗的追逐和欲望的捆绑,回到最简单的欢喜,是生命里最有滋味的情境。”我想,槟郎应该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清欢,那就是于人间采诗,正因为他抛却了俗世的桎梏,他的诗才能如此纯粹如此感染人心,相信他自己也能于创作之中感受到灵魂的震颤与欢欣,找到生命真正的价值。文章的最后,感谢槟郎带我了解了旅游文学,走进了他的诗歌世界,这一趟美学的旅程实在受益匪浅!

2021-12
_________________
真人生、真性情、真文学!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