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遇见槟郎的冲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槟郎



加入时间: 2007/11/06
文章: 1658
来自: 南京

文章时间: 2022-1-18 周二, 上午8:16    标题: 遇见槟郎的冲守 引用回复

遇见槟郎的冲守

作者:杨月

如果要说我在大二所经历过的幸运之事,那么选修了槟郎的比较诗歌课程必是幸运中的幸运了。在选修比较诗歌课之前,我也早就听闻过李槟老师才华之横溢、思想之异趣,可直到我见了真人、认真体会过其课堂的风貌后,我才敢说是真正“遇见”了他,而这份“遇见”大抵会是永久的珍贵与难得。

槟郎是李槟老师在创作诗歌时所用的笔名,关于这个笔名,李槟老师介绍其来历时简洁明了却又意味深长——郎,取“男子”意。而“槟郎”的笔名用在李槟老师身上又是那么地恰如其分,别的名字都不行,好似那不太引人注意的外表与精神自由的高度相结合起来的他是专门为“槟郎”二字而生的一样。

在我看来,槟郎的比较诗歌课和他的人一样细致又豪放,收放自如。槟郎把课分为两部分,前一部分为“抛砖”,即讲解自己的诗歌;后一部分为“引玉”,是讲解外国诗歌史上著名诗人的诗歌。对于“抛砖”部分,同学们似乎对此褒贬不一:有的人觉得这一部分没有太大的必要,选择略过;也有同学认为这部分不可或缺,津津有味地体悟。在我看来,了解了诗人槟郎的诗歌创作历史之后,“抛砖”部分实际上成为了这节选修课的精华——领略外国诗人的诗歌前先欣赏槟郎的创作,是一件合理而又引人入胜的事。

槟郎在为我们讲解自己的诗歌时,是激昂而又坚定的。我从没见过那么热爱诗歌的人,一个能把自己的诗歌如此热情洋溢地讲述出来,仿佛在吟诵一部史诗的人。情感之外,槟郎最令我敬佩之处还是其诗歌文本中观点碰撞出的火花和思维绽放出的光芒。在我看来,槟郎的诗歌总体而言是理性大于情感的,观点是他最想传递和阐释的东西。不论是《海岛的悲情》中“至少四次悲情,美丽的海岛,亚细亚的孤儿。我盼着岛陆再统一,从此不再有悲情。”对海峡两岸关系的担忧与心痛,还是《脱北者的故事》中对脱北者和祖国关系的探讨,都让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一个关怀天下苍生、用锐利的目光和理性的锋芒讨论现实民生问题的槟郎——这是在当今这个快发展时代中、无数颗浮躁之心里最独特的一例。

槟郎在讲述自己融合在诗歌中的观点时是层层递进、有条不紊的,这让我看见了一个真正中文系才子的高明之处——将文学用理性的方式表达出来。在讲述《秋后的蚂蚱》一诗时,槟郎先是和往常一样充满激情地、抑扬顿挫的朗读这首诗,随后便请一位同学说说这首诗主要想表达诗人什么样的情感。那位同学没有回答到点子上,槟郎沉默了一会儿,随后便带我们重新审视了一番这首诗。“秋后的蚂蚱/你笑话我,我怨谁?/你又蹦跶多久?”开头这一句便点明了自己一直以来的一个观点:小人命不久矣。我分明看见槟郎在读这一句时脸上有一丝不易被察觉到的愠色,嘴角微微抿着,是他想到了什么故人吗?还是曾经类似的遭遇又重新在他脑海中浮现了?“秋后的蚂蚱活不久”,是怎样的怨恨让他将那个人拟作蚂蚱写入诗中?而后一句“春秋的旷野,依大地为生,以青草绿树为食。”又瞬间将紧张的气氛舒缓许多,槟郎的语气也稍显平和,但我仍然好奇着。

“死在北风到来前,未尝不是一种幸福。”哦!原来槟郎是在抒发自己的生死观!我顿时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是如此的狭隘,直到后面更为清晰的观点抒发,我才知道槟郎到底在探求什么、批判什么:“我与大地同在,草木生则我复生,草木枯则我逝。”“草木摇落而变衰,该止笔何必画蛇添足。”这些清晰明了的观点无不透露出槟郎向死而生的生死观——在该衰落的季节衰落才是新生的开始。原来,槟郎是在赞美蚂蚱,提倡“寒风中挣扎有何益?该涅槃重生时候,何必顽固到底!”的观点呀!随着槟郎的朗读声愈发平缓、释然,就像我也终于明白了他诗中的意蕴后冲淡平和了许多,心中的迷雾被槟郎诗中的禅意阳光驱散了。

除了观点的冲锋,槟郎的比较诗歌课上还有情感的守卫。这一点无论是在他的“抛砖”环节还是“引玉”环节都体现地淋漓尽致,让我看见了一个更为生活化、情感更为丰富的另一面的槟郎。在赏析《秋病念菊》时,我在想那“菊”真的是园中的菊花,还是某个名中带有“菊”字的人呢?而这种辽远的清寂之感只有在病中才显得尤为折磨人;在欣赏诗歌《针尖上的天使》里的一句:“那时候的世界观,明确得不能怀疑。那还能研究什么呢?”时,槟郎笑称自己是“学术圈的狂徒”,说宗教裁判所会对付自己。我不禁为之感到怜悯与心痛——这样的槟郎虽有自己的一番天地,可是谁有给他自由去肆意挥洒笔墨,让他不为世人所知晓的情感得以昭告天下呢?

此外,槟郎在课堂上也无处不体现出他对学生们的关爱。槟郎在给萨福也是给自己写的那首诗《多情的萨福》中说:“端详你,和我一样,爱着诗歌,并教授诗歌。讲台下可爱的女学生,随着美妙的诗句而激动,那异样的青春的神采,让为师的幸福迷醉。”那一刻,看着三尺讲台上的槟郎稍有白发、面色暗淡的模样,我仿佛一下子看见了20年前英姿飒爽、在讲台上肆意挥洒文学笔墨的他。20年过去了,槟郎和萨福一样,还是同样为人师,还是同样地爱学生,也还是同样地为给学生教授诗歌而激动不已,这种融入人生的感情是如此的弥足珍贵。

除了“抛砖”时激情洋溢的槟郎,我在比较诗歌课上还见识到了博学多才的他。槟郎对于外国诗人诗歌的阅读是有自己成套的体系的,因此在给我们讲述的时候也是按照一定的关联性、逻辑连结来讲的。首先讲的是外国诗歌中地位最高的几个国家及其诗人,从古希腊的女诗人萨福、艾米莉·狄金森到英国、爱尔兰的叶芝、希尼;然后按照每个国家里的不同诗歌流派的发展顺序讲述,从法国现代派诗人波德莱尔到超现实主义的艾吕雅、未来主义的阿波里奈尔、象征主义的兰波……槟郎对于这些内容早已了如指掌,但他每讲一遍都仍然像第一次讲述那样认真、激情昂扬。

槟郎不仅对外国著名诗人的名字如数家珍,甚至还能非常详细地谈每个诗人的生平经历、奇闻轶事。在讲到海涅两段悲惨的爱情时,槟郎仿佛能身临其境地回到海涅身边,和海涅对话一般。槟郎同情这个因没有财富而被两个女友先后抛弃的海涅,他为之流泪、愤怒,为之批判,却在点评他的诗歌时流露出最深处的关怀和鼓励。槟郎就像中原大地上的一束星光,穿越了千万年,照在太平洋那边海涅的肩膀上,予以共鸣产生的快感、快感产生的无奈和无奈中微不足道的鼓励声。

槟郎在学期的最后一节课上对我们发起过一句感慨:“今天是最后一节课了,你们这届就是带完了,明年的这个时候我又在给下一届的学生讲比较诗歌,如此循环往复,一年一年过去,不知不觉已经讲了20多年了……”这句话让我感触颇深,感动良久。是啊,大学教授们在课堂里20多年如一日地教授自己的知识,还有很多像槟郎这样的中文系老师,他们一遍遍重复着那些的诗人、情感、思想,年复一年,真的不会厌倦吗?思考一会儿,看着讲台上激情洋溢的槟郎,我知道答案是不会。中文系是一座看上去不大却深入千尺的宝藏之地,它与沙漠连接,边陲是海洋,雪山、平原在其侧,没有取之不尽、却有用之不竭。槟郎就是这样一位不懈地挖宝藏的人,他用自己的思想和情感,联结外国诗人的情感与思考,合二为一写出自己一生中最有意义的作品——《槟郎诗歌年集》。

能在大二的下学期选修槟郎的比较诗歌课程,是我这个阶段里最幸运的事之一,能见识过槟郎的风采更是难得。槟郎曾在课上说:“人生中能有几个安静学诗的年纪?”我深深地为之感到震撼而满足:品味人生,领略诗歌的美妙,将诗歌进行细致的比较阅读、感悟,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在最应该学诗的年纪里,遇见槟郎,是我莫大的荣幸。惟愿今后还有无数个“我”和每年都不同的槟郎都能相遇,感受槟郎诗歌中最自由的精神、最激荡的观点和最真挚的情感互动!

2021-12
_________________
真人生、真性情、真文学!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